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
《一个赤龟迷丈夫的幸福生活》
《一个赤龟迷丈夫的幸福生活》

当我还在王老五阵营的时候就有战友亲切的提醒过我,如果一个女青年有车有房有票子,但是到了一定年纪尚且还婚姻不能自理的话,就一定是离正常人之间有着非常彪悍的一段距离。当时我还年轻,听了这话也就哈哈一笑抛之脑后。只是随着我恋爱,结婚,生子到了如今女儿整整五岁大,才逐渐明白了战友的这番话是怎样的一个真理。
我的太太是通过大姨妈的干儿子的表嫂的二婶介绍认识的,据说对方同意和我见面的最主要原因是我的名字取得很争气。我一边暗喜,一边纳闷以前在巷子口算命的时候,那个瞎子老头并没有说过“迟夕仁”这个名字能给我带桃花。但是随着第一次见面时候对方千娇百媚柔情似水的一声“仁~~~~~”,我就立刻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简单的交往以后,我们对对方都甚有好感,于是我开始进一步深入了解,很认真的询问她的英文名。她很娇羞地在纸上写下了四个字母“KAME”,当时我一边用留学英国时培养出来的标准剑桥音字正腔圆的念[Keim],一边嘀咕这么漂亮一个姑娘怎么会用“鸡冠”做英文名。结果她立刻很严肃的纠正我,说这四个字母应该念“卡”。我目瞪口呆了半天,然后立刻自我安慰着说“卡”总比鸡冠来的好。没想到的是,最后她居然含羞带怯脸红红地告诉我直接叫她小龟也可以。
小……小龟?
我晕……

好吧好吧,在恋爱的时候去计较这些东西都是没什么太大必要的。所以在我的称谓从“仁”变成“禁”偶尔又变成“BAGA”的时候,我都告诉自己不要对自己搞不懂的东西太介意,反正知道她是在叫我就行。但问题并没有到此为止——虽然我可以忽略掉自己的代号,却一定要把对她的称呼背熟弄清。比如人多的时候我要叫她KAME CHAN或者kamenashi,人少的时候却要叫KAZU CHAN,这些都是她对我的硬性规定。可怜我日文白痴,弄了好久也没把这几个音区分清楚,以至于某次在她的大型生日会上头脑一个发热,喊着KAZU CHAN就把礼物给递了上去。名字才喊错我就开始后怕她会不会因为这个了个脸不理我,结果她的那些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狐朋狗友开始很色情的起哄,一脸心照不宣的表情,然后她那个脸又喜又羞,还露了个要哭不哭的模样对着我。
我再晕……

恋爱中的小小磕碰再所难免,虽然和她的交往中我越来越感到自己在某些方面的极度无知,但甜蜜的发展终究还是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进行。
和其他的恋人一样,我们也会在不同的地方进行约会。只是每次出发以前,她都要我捏紧了拳头说一句:“我要带我家小龟去XX”才行。一开始我对这句台词异常困惑,谁知道这还没完,等我们更熟一点的时候她开始变本加厉——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她总是要做惊喜状的从背后冲上来抱住我,虽然对我来说这是莫大的幸福,但很过分的是接下来她一定要我把她推开,然后在脸上露出17岁少年特有的羞涩神情。
天知道我都快30岁的老骨头了,那段时间为了这个表情,我天天对着镜子查点练习到面瘫,好不容易她才勉强点头,把这件事情给放了过去。

情侣之间喜欢去的约会场所我多少也听朋友们说过,无论是电影院,西餐馆还是音乐厅我都自信能够在那里进一步俘获她的芳心。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恋爱中的她最喜欢的约会场所居然是动物园里的水族馆,以至于我每次握拳宣誓:“我要带我们家小龟去看乌龟!”的时候总有一种带她回娘家的毛毛的感觉= =||||||||||。

但无论如何,艰辛再多也总算修成了正果,她总算在我们顺利交往了223天以后点头答应了我的求婚。婚礼的那天她的那些狐朋狗友们特地给我们设计了一条半米高的长长花道,然后围在下面一路“AKKAME”的发出很亢奋的叫声。我心上狂跳一阵强过一阵,看着身边的她笑容诡异,就预感着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果不其然,花道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忽然以非常优雅的姿势摔了下去,以我摔过那么多次的经验,我敢肯定她是故意的!接着她在那些朋友拥簇下扭过头来对着我,做出楚楚可怜的神情。
我非常紧张地紧跑过去问她要不要休息一下,结果她很坚定地看着我说:“仁……我一定要把这个演唱会坚持下去……”
围观过来的老爹老妈很不解的问我演唱会是什么,我讪笑了一下,实在是没有那个力气给他们解释说我们这个婚礼的名字早已经被我亲爱的老婆订做了“KATTUN 03CON”= =|||||||

按照她朋友的示意,我用手拖着她的脊背拉拉扯扯地走到了礼堂的尽头。然后按照好几天前的排练,我们把戒指互相套到了对方的小指上,接着一起竖起来说“KIZUNA!”。下面又是那群女人们的兴奋狼嚎,铺天盖地的都是叫着:“仁……你好温柔!”照相机的闪光灯一直在闪,不过大多数是忽略了我们的脸直接排向手指和戒指的。
我看到可怜的老爹老妈相互对视,然后满脸惊恐。

总算把她的那群朋友送走,进了洞房我抒了口气,想着现在就我们的二人世界了,总是要好好的温存一番。结果她从角落里拿了一大包东西出来,非常严肃地告诉我这是她朋友们送的新婚礼物,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然后每天复习才行。我马马虎虎地打了个哈欠说好啊好啊,现在想起那时情形,简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为什么我当时没多看一眼?泪……只要看一眼我就绝对会把这些东西都扔出去!
按照她朋友送的那些赤龟王道典藏本,我婚后的噩梦就此来临……

——先是吃的方面。
还在约会的时候,我记得她并不是特别挑食的——虽然是绝对的不吃青椒,偶尔也会在吃面的时候把蘑全部扔我碗里。但是自从新婚之夜她兴致勃勃地读完了某本巨著以后,居然开始非榨好的香蕉汁不喝。(参考文献:死在精灵海《MY ANGEL,YOU ARE ANGLE》)并不是我不愿意花时间给她做这个,而是每天只喝香蕉汁是会死人的!我苦口婆心地想要说服她,结果她眼睛一瞪开始撒泼:“仁~你不爱我了~你不知道我天生食道偏细,只能吃流质食物么?”
天生食道偏细?我……我……
恋爱的时候每天都去KFC一口气吃三对鸡翅两个汉堡的时候你怎么没说?

这还算好,另外还有更害人的。
某日我刚帮她把香蕉汁榨好,回卧室就看她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一见到我就扑到我怀里,眼泪汪汪地对我说:“仁……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要那么折磨自己,每年来向日葵花田里看看我,我就满足了……”
YEAH?我们才新婚呢,她又受什么刺激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她手里的东西抽过来,然后一脸线。
这作者,折磨完人的青少年时期也就够了,居然连人家的中老年生涯也不放过,真BT!(参考文献,《遥远的约束》。CJ布,偶就是在说你,挖卡卡~~~)

当然当然,作为一个男人,妻子偶尔任性一下,我都可以忍,毕竟她每天都那么含情脉脉地那声“仁……”表明了她是爱我的。可是某些原则性的问题上,她居然也会受那些法轮功读本的影响,那就万万不能迁就了。那是我们新婚的第三个晚上,我正抱着她轻轻的爱抚,她左翻翻右翻翻居然爬到了我的身上来。早先时候看她定着某本读物一脸若有所思的X笑我就知道事有蹊跷,所以提前防了一步。
“干吗?”
“仁……人家说,要主动做受的小攻才是好小攻……”
我青筋暴跳,半天才回过神来,一把从床头头抽起她那本法轮功读本就扔到火炉里狂烧。(参考文献:= =|||||||||||||||||||||)

那天晚上的事件,她和我赌气赌了好久,我在沙发上睡足了整整一个星期,连哄带骗,加上承诺带她去海边度蜜月,她才总算又理我。
想我也多少是一小白领,在海边定个四星以上的宾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出发前,我亲爱的老婆大人坚持要自己带帐篷。一整天的时间都耗费在了帐篷的搭建上,我气喘絮絮她兴致勃勃。等到大半夜实在是冷得厉害,我只有把被子和外套都堆在她身上。她睡眼惺忪地看了我一会,然后用被子蒙着脸很娇羞地说:“仁真的是好温柔……”
为了这句话,再冻我也值了!
好不容易在快凌晨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结果还没几分钟就被她很兴奋地叫醒。
“仁……仁你看,天边的朝霞是紫色的!”
我看着乌漆麻的天努力睁了半天眼,实在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是谁的眼睛有问题= =|||||||||

蜜月回去以后,我连喷嚏带感冒足足瘦了两公斤。而她的那些狐朋狗友偏偏这个时候又上门来,说是要听听我的“海豚音”。
天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
我用感冒的借口推了半天终于逃脱了声嘶力竭大声叫的可怕刑法,可接下来却是被那群女人围在了客厅评头论足指点不已。
“仁,我觉得你还是在海贼里面那种蓬蓬头比较好看呢!”——海贼?这种职业我没做过吧?
“仁,你果然很听小龟的话啊,把眼角那颗痣点了!”——啊?
我左右耳朵被轮流轰炸觉得自己头一个都快有别人两个大了,我亲爱的老婆大人站在她那群朋友中间一脸非常骄傲又幸福的表情。

如果说,这样的折磨只是对我一个人,我也就忍了。可是我竟不知道,连我的几个朋友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某位和我关系不错的同事不过是在我新婚后来家里多坐了几次,然后我亲爱的老婆大人就开始在每次和我赌气的时候就跑到人家那里去呻吟。
“P,你和仁是大亲友,他欺负我你不能不管的!”我亲爱的老婆大人声泪俱下,然后我那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封了个花名叫“P”的同事点头点得一脸尴尬。

纷纷芸芸的种种,我一时也难全部说清,反正没多久以后,我亲爱的老婆大人有了身孕。
我想有了孩子以后,她多多少少会安静些,结果没想到更可怕的事情开始来临。
先是孩子的名字问题上,我们分歧严重。其实我的要求已经低到了极点,不过是想孩子跟我姓而已。她却坚持孩子要姓“赤西”,如果是女孩子要叫和美,如果是男孩子就叫梨!

我非常线的想象着如果朋友来我家,我招呼着他们然后叫“吃西梨”的情形= =|||||||||||||||

然后她坚持孩子一定要学习打棒球,最好鼻梁骨要被棒球砸断,不然两岁的时候头朝地使劲摔一下也行,(我恨!怎么有这种妈!)然后在他大一点的时候要以打棒球比赛的名义骗到某家唱片公司里……
我阻止不了她这些坚定无比的想法,只能每天看着她穿印有乌龟图案的睡衣,躺在印有乌龟图案的大床上,一遍又一便的看KATTUN演唱会翻KATTUN写真集,然后给肚子里的孩子讲那关于小笨和乌龟的事情~~~
我已经不怀疑孩子如果生出来会说的第一句话一定是:“AKKAME~”
我也不怀疑这孩子在加入少先队员之前一定先是进入AKFC~

我照样每天叫她小龟,一发工资就给她买BURBERRY,
她也照样每天吻我的脸叫我仁,然后用CK在我身上狂喷。
床头的地方贴着的“冬天的风,要两个人一起度过!”依旧没变,每天晚上固定视频节目〈KIZUNA〉,〈NEVER END〉和〈你所企求的永远〉也依旧会持续下去。
虽然偶尔还会被SHOCK或者被她那些奇怪的朋友教育骚扰,但我已经越来越体会到做一个赤龟迷丈夫的幸福了。
因为你永远都不必担心你的妻子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因为她除了你之外就只爱着那两个互相深爱着男人。
也可能她只爱那两个互相深爱着的男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5/21 13:42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恶搞系列》(完结)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赤龟H思潮发展史小议》 | 回首頁 | Your Innoence(9-14)>>
回應
回應本篇文章












悄悄話(只有管理者可以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orongrong.blog67.fc2.com/tb.php/8-c35054b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回本頁最上方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