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
Your Innoence(9-14)
9
小仁17岁的那年,班上转来了一个很好看的男孩子,所有女生见到他的第一下,眼睛里都开始冒桃心。
“大家好,我叫山下智久,以后请多多关照!”
小仁坐在下面很慕地看着,心想这个叫山下的男生真是很出色的人呢。
慕而已,小仁从没想过自己以后的生活会和这个叫山下的人有怎么样的交集。
然后,命运有时候偏偏就神奇得不可思议。
两个月后,被大多数人叫做笨蛋的小仁和被所有眼光仰视着的山下智久,竟是奇迹般地走在了一起。
“恩……山下,山下君为什么会想要和我做朋友呢?”尽管知道是惹人发笑的傻话,小仁还是山下主动邀约他一起回家的那一天,吭吭哧哧地问了这个问题。
“因为小仁是个很纯真的人啊……”山下的眼睛亮晶晶地弯了起来:“小仁不是笨,是纯真而已!以后我们要做最好的朋友,我不会再让他们欺负你的!”
啊?
小仁半张着嘴,由着山下在他的头上揉了揉。
“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山下君,我们偷偷地约好,小仁可以叫我P!”

“P哦……”犹犹豫豫地把这个名字念出口,两个人同时大声笑了出来。
真好!P以后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小仁就这么非常快乐地一遍又一遍地想着,蹦蹦跳跳地跑回了家去。



10
半个月以后,小仁第一次把P带到了自己家里。
“P……你,你随便坐哦!”身凭第一次带朋友回家,小仁紧张的连汗都出来了。
“小仁的房间很可爱啊,居然自己做了这么多东西!”山下兴致勃勃地翻看着小仁的相册,看着他做过的手工模型和各种剪贴本。
“因为……恩……因为以前没什么朋友,所以只有把大多数的时间打发在这里……”小仁把头埋了下来,说到这些句子的时候,觉得有些羞愧。

山下愣了愣,放下手里的东西,把小仁的手牵了起来。
“以后都不会了,小仁。如果你再做这些东西,我都会和你一起。如果你不想呆在房间里,我们也可以一起去旅行。我说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的!”

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种话,小仁拼命地点头,想说点什么,却恩恩啊啊了半天还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大概自己,真的是个拙于言辞的人吧。

“啪他啪他”,枕头的地方,忽然有什么声音开始乱响。
山下吓了一跳,摇了摇小仁的手,示意他看看去。
“啊,P你不要害怕,是我养的小乌龟,他大概是饿了!”终于从满满地感动中缓了过来,小仁紧爬到床上,把纸盒捧在了手里。
“小乌龟?”山下饶有兴致地也把头凑了过去。
“是啊是啊!我们在一起好多年了呢!好奇怪,它平时都很乖的,绝对不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而且这个时候,应该不是它肚子饿的时候啊!”
打开盒盖,小仁把乌龟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

“看上去很凶的家伙哦!”山下伸手在它的壳上摁了摁,小乌龟很不客气地转起圈来。
“才不会,小龟很好的!平时我有什么话,都会和它说!”
“那以后……小仁你也可以和我说啊!”山下笑嘻嘻地应了一句,伸长的手指,想把那只小乌龟抓起来。

“啊~~~”忽然间的一声呼疼声,小乌龟已经重新被摔在桌子上了。
小仁目瞪口呆地看了半晌,紧把山下的手抓了起来拼命地吹。
“坏乌龟,你怎么敢咬人!”
“小仁,不要紧!大概……大概是我拿的方法不对!”
“才不是!小乌龟他是故意的!我一看就知道!”很有些火大的戳了戳乌龟的壳,小仁真是觉得很生气。
山下是他的第一个朋友啊,那么温柔好心的一个人,小龟怎么可以这样对他呢?

“小龟,你道歉!给P道歉!”把乌龟抓在手心上,小仁他手掌伸到了山下的眼前。
小乌龟的脖子硬硬的,僵持了好久,干脆把头缩回了壳里。
“算了拉小仁,不要和它太认真了。你家的小乌龟,好象不是很喜欢我呢……”山下用OK绷裹着伤口,冲着小仁摇了摇头。

“不行,它今天一定要道歉!”本来只是有点奇怪,现在小仁是真的不高兴了。
小乌龟,你就真的这么讨厌我的朋友吗?
手指在乌龟壳上一下又一下地敲着,平时用这个方法叫它吃饭,一敲就管用的。
可是今天,小乌龟的头很执拗地缩着,就是没反应。

“坏蛋小龟,你……你以为我真的收拾不了你吗?”小仁气得连肩膀都开始抖了起来,重重地一使劲,已经把它整个翻了过来。
“不道歉的话,你今天就这样呆着吧,晚饭也没得吃拉!”
四脚朝天的小乌龟开始挣扎,左翻右翻还是转不过来。

“好了,小仁不要生气啊,今天一起玩应该很高兴才对吧!这样吧,你还没去过我家是不是?今天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妈看过你的照片,一直很想你去做客的啊!”连拉带拽的,山下把小仁从乌龟身边拉开了。

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呢?
或者应该说,在生气之外,那些强烈的不安到底是什么呢?
并不仅仅是因为它咬伤了山下,小仁心里很清楚——所有的不安从那只乌龟在盒子里反复躁动的时候就开始了。
奇怪的失控,自己也无法明白的心情。
小乌龟,这样对你,其实我也很难过的。
出门前的那一瞬间,小仁犹豫着回头看了一下——绿色的小乌龟静静地呆在了书桌上,停止了挣扎。
门关以前的浮现在小仁眼前的最后一个场景,是那只乌龟柔软的白色肚皮。



11
那天晚上,小仁因为山下妈妈的一再挽留,住在了他的家里。
临睡之前他有特意打了个电话回家,让爸爸把小乌龟的身体翻过来,然后喂它点吃的。
老爸一边笑着答应,一边开玩笑说你的那只乌龟是不是死了,怎么弄都没动静。
那一瞬小仁的心分外的难过,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难过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

山下家的被子非常的暖和,还带着温和芬芳的味道,睡到一半的时候,山下紧紧挽着小仁的臂膀,搂在了自己怀里。
和朋友之间这种亲密的温暖,是小仁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向往着的。
所以他不知道心灵深处那种空空落落的凉意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和也,那个答应着要一直在夜里陪着他的少年,
也第一次在这样的晚上,没有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12
“我和山下君对于仁来说,哪一个要更重要一些呢?”
“不一样的啊,毕竟……毕竟和也你只会出现在我的梦境里面,而P……P是真实存在着可以陪着我的朋友呢!”
“那么……那么小龟呢?它也是真实的,可以一直陪着你的朋友,是不是?”
“啊?我,我没这样想过呢……”
“……”
“和也……和也你怎么又不说话拉?你最近精神很差啊!”
“小仁……我很想,很想一直陪着你……”
“哈哈,我知道啊,我们不是每天晚上都会见面吗……”
“小仁,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和也啊!”
“可是小仁是不是还喜欢山下君?”
“喜欢啊,我喜欢的!”
“可是我只喜欢小仁一个人,和喜欢别人都不一样的喜欢!小仁对我有没有一点不一样的喜欢呢?”
“不一样的喜欢?我,我不大懂呢……”
“……”
“和也?”
“……”
“和也和也?”
“……”
“和也和也和也?”
“……”



13
为什么最近的和也总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呢?
还有小龟,上次和它生过一次气以后也变的怪怪的,连吃饭的时候也提不起什么劲。
其实小仁已经有道过很多次歉了,可为什么它还是那么沮丧的样子呢?

不过最近要烦恼的还不止这些,更让小仁想破头的是,P的生日要到了,自己到底要送个什么样的礼物才合适?
P是他最好最好的朋友,他实在是很珍惜这份友情。

“和也和也,你说我送P什么比较好呢?”
“如果是小仁送的,山下君应该是怎样的礼物都喜欢啊!”
“可是,可是我想要送个特别一点的啊!我想送一个P真正喜欢的,如果他高兴,我一定会很开心的……”
“仁……仁你是在说山下君的幸福,会让你觉得幸福是吗?”
“好象……好象就是那样把……”
小仁挠了挠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和也要把他简单的一句话说得那么复杂。
不过,大概意思差不多就是拉。

又是长长的一阵沉默,两个人都想着自己的心事,没有人发出声音。
“仁……不要烦恼了,你要送山下君的礼物,我来帮你想,好吗?”终于,是和也的声音先响了起来,那么温柔又平静的腔调,是小仁从来没有听过的。
“啊?和也你有好主意了吗?”
“小仁,你先把眼睛闭上吧……”

有冰凉的布帛把眼睛的地方蒙了起来,即使是在梦境,依旧是什么都看不清。
“喀嚓,喀嚓“的声响,一下又一下,象是有什么血肉相连的东西再生生分离,听得小仁连灵魂的地方都抽搐了起来。
“和也,和也你在干什么啊?”听不到回应的呼叫,小仁抬起手只想把布帛撤下来。
“不要……仁!”虽然虚弱却无比坚定的声音:“如果你把眼睛睁开,我……我就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根本还来不及说什么,有柔软而冰凉的身体撞进了小仁的怀里。
“和也……和也是你吗?”手指所触碰到的地方是光裸的肌肤,小仁颤了颤,不敢继续动下去。
“仁……抱着我吧!”瘦瘦地手把他的脖子环了起来,几乎分辨不出的声音有湿漉漉的水气。
“和也,你到底怎么了?”鼓足了勇气搂上去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和难堪,那么温暖熟悉的感觉,象是他们天生就应该贴和似的。
只是……那迁细的脊背上,那大片粘稠地液体到底是什么呢?

“仁……帮你做的给山下君的礼物,我已经做好了,我想,他会喜欢的。他如果开心了,你就会很开心是不是?可是,小仁,你如果开心了,我……我也就会很幸福呢……”
“和也,和也你为什么不穿衣服?你这样会不会冷?还有……还有你的格子衬衫呢?你背上怎么了?你流血了吗?”
“嘘……仁,不要说话,今天……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个晚上这样陪着你了。你能不能这样一直抱着我,不要说话,一直……一直到天亮呢?”

这是梦中的和也凑在小仁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就这样静静地蜷缩在仁的怀里,轻轻地数着心跳的声音。
直到天明。



14
山下的生日聚会在一片开阔地草地上举行。
各色的礼物堆积成了小山,可最抢眼的那份,却正被他紧紧地拽在手里。
“谢谢你,小仁!真的是……很喜欢呢!”

两只墨绿色的玳瑁手环,在太阳光地照耀下折射出柔和的光彩,映亮了在场每个人的眼睛。
山下小心翼翼地取了一只戴在手腕上,然后拉过了小仁的手,很温柔地给他套了上去。
“小仁,这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我会一辈子戴着它的!另外一只,你也要一直戴着哦!”
“P……”顿了半晌,小仁才把头茫茫然地抬了起来:“我的小龟,我的小龟不见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
那天晚上那个奇怪的梦境以后,和也不见了,小龟也不见了。
他在房间里反复找了很久,以为会象以前一样,在某个角落的地方把小龟重新给找出来,可是一次有一次的,都只有失望而已。

“小仁不要难过啊,小龟……小龟说不到找了一个它更喜欢的地方去了呢?”
“可是……可是它答应过要永远陪着我的……它要走的话,为什么要瞒着我呢?”
“没关系的啊小仁,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会替它一直陪在你身边的,而且……而且很多事情不是一定要知道才好啊!”
山下揉着小仁的头发,切了块最大的生日蛋糕递了过去。

P说的没错,很多事情,大概真的并不是一定要知道才好的。
所以,小仁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个奇怪梦境过后的清晨时分,老妈是怎么皱着眉头从他的房间里把一只长着乌龟的脑袋乌龟的四肢却惟独没有了乌龟壳,浑身血淋淋的奇怪东西给扫出去的。

“小仁,吃蛋糕拉!”山下的手腕凑了过来,两只的玳瑁手环碰在了一起。
那么漂亮的六角花纹,怎么那么眼熟呢?
恍惚之间,眼前仿佛是梦境之中经常把他藏在身下的和也的绿色衬衫,还有盒子里面那只小乌龟用来藏头的绿色硬壳。
那么紧紧靠在一起的样子,是不是比亲吻更亲密?

“好吃吗,小仁?”
“恩……”
“哎呀,怎么都弄到了脸上去……”
山下拿过纸巾,敲了敲小仁的额头,在他的腮边轻轻擦了起来。
“抬头,小仁,下巴上也粘了奶油呢!”
“恩……”

愣愣地抬起头看向天空,从心口泛滥上的液体也乘机可以从眼眶逼回去。
和也……和也你说“不一样的喜欢是不是?”
我……我好象有一点点懂了呢!

“小仁,你干吗哭了?”
“我没有……”
吸了吸鼻子,小仁把眼睛抬了起来。
和也他说过,只有我高兴,他才会开心的。

青色的草地上一片明朗,
春光明媚,万里无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5/21 13:39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your innoence》(完结)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一个赤龟迷丈夫的幸福生活》 | 回首頁 | Your Innoence(5-8)>>
回應
回應本篇文章












悄悄話(只有管理者可以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orongrong.blog67.fc2.com/tb.php/7-5c188d3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回本頁最上方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