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
Your Innoence(0-4)
Your Innocence
_______我和你的七年,你的纯真,我的爱情。


0
小仁两岁的时候,被大意的爸爸倒拎着,脚朝天头朝地地重重摔过一次。
所以此后的日子里,每次听到别人嘲笑着说他是个笨蛋,小仁都会很委屈地绞着手指,然后偷偷把一切归结于这个原因。
1
头脑比较笨的人一般都会很寂寞,因为正常人都会觉得,试图和笨蛋沟通实在是一件无趣又浪费时间的事情。
所以小仁从小就很孤单。

“赤西是BAGA~”先是院子里的小朋友这样叫,接着这样的外号很快就传到了学校里。
最开始被小朋友们起哄的时候,小仁会涨红了脸哼哧哼哧地辩解着说“我不是笨蛋!”
可是后来说的人多了,他自己也不禁就怀疑了起来。
大概那次真的摔得比较厉害,所以脑子变得比较不灵光了吧……
要不然,他怎么会老是不接受教训,一次又一次的去做那些让人摇头的傻事呢?

比如那天小仁上学的时候,看见了同班的美柰子每天都戴的那条粉色丝巾飘在学校门口的荷花池里。
喜欢的东西如果就这样丢掉了的话,一定会让人很难过。所以咬了咬牙,小仁把裤脚挽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踏到了水里去。
那是深秋快近冬的时节,一池子的水冰冷冰冷的,还带着一股臭臭的腥味。小仁努力平衡着自己的身体,在踉踉跄跄地绊了好几下后,终于把丝巾给拽到了手里。
进教室的时候,虽然身边的人都是捂着鼻子一副很嫌恶地模样,可小仁还是非常非常开心。

“美柰子,美柰子……”他很大声地叫喊着,然后拼命地把手里的丝巾摇晃了起来:“你的丝巾!”
漂亮的美柰子噔噔噔地走了过来,白了他一眼,从他的手里接过丝巾,然后飞快地从窗口又扔了出去。
“你是笨蛋吗?这条丝巾是我自己扔的!妈妈已经答应给我买今年秋天的最新款了……再说,从荷花池里捞出来的那么臭的东西,还怎么能往脖子上戴?你能不能动一动脑筋呢?”

轰然地嘲笑声瞬时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小仁看着美柰子那张又是鄙夷,又是嫌弃的脸,努力了很久,嘴唇才微微地动了动。
“其实……并不会很臭……那条丝巾,我,我有在水管那里仔细洗过了的……”

周围依旧在笑,“BAGA”的嘲讽声间或地传来,没有人听见小仁委屈辩驳着的声音。
缩了缩脖子,小仁偷偷地把被冷水冻到发疼的红肿手掌藏到了背后去。



2
升入初中的小仁眉眼逐渐长开,个子也拔高了不少。
可是BAGA的称谓却是一直如影随形。
所以小仁依旧是孤单的小孩——那样的年纪里,是不会愿意有人和笨蛋做朋友的。

青山白云,桃花朵朵,小仁却是无比郁闷地对着自己面前装满了漂亮寿司的小饭盒。
在春光大好的日子全班出来旅游其实是个很不错的提议,可是如果一直是这样被所有人遗弃在角落,小仁宁愿乖乖地呆在家里。
一个人的孤单,没有周围热闹喧哗的笑声做对比,至少会显得比较安静。

老妈做的金枪鱼寿司的确很是美味,可是一个人对着满当当的一盒,又那里会有什么兴趣。
小仁很是无聊地拣了一块塞在嘴里,低头看着自己指甲边长出来的毛毛刺,心里想着要到几点钟老师才会放他们回去。
一根,两根,三根……
在小仁数到第七根的时候,听到了不远处地草地上,忽然就亢奋起来的声音。

“把它翻过来,看看它能不能自己翻回去!”
“头缩进去了呢……或者,我们找个石头把它的壳砸开看看?”
越来越大的声响,把小仁的好奇心给挑了起来。
小心翼翼地跟在人流后面,小仁踮起脚尖,很努力地把头朝已经围的密密地圈子里探着。

YEAH?
绿色的草地,那拳头大小,正怯怯缩成一团的东西是……乌龟?
小仁的眼睛越瞪越大,盯着那只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动物,说不出是好奇还是欢喜。
“石头……石头找来了!砸开它,看它还能躲到那里去!”
忽然从背后撞过来的身体,把小仁吓了一跳,然后,好几个平时最爱叫他“BAGA”的家伙手里提着重重的砖头就冲着那只小乌龟围了过去。

他们……要干什么啊?
树枝抽打乌龟壳的声音“卡卡”做响,小仁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的。
“等……等一下!”厚重的砖头即将砸下去的前一下,小仁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护在了那只乌龟的前面。
“笨蛋,你要干吗?”
“那个……你们不可以……”对着那么多道恶狠狠的目光,小仁忽然有点害怕。涨红了脸哼哧了半天,才小小声地抗议了一句。
“关你什么事?笨蛋……走开拉!”胳膊被人很粗暴地拽着扯向了一边,才把身子站定,那只乌龟已经被人四脚朝天地翻了过来。
失去了外壳的防御,小仁瞥见了它柔软的白色肚皮。
很努力地一下又一下地挣扎着想要把身体转回来,却被长长短短的树枝恶作剧地紧紧压住,无能为力。
在空气中失措挥舞着的小小四肢,终于慢慢慢慢地虚弱了下来,然后一点一点地收回了壳里。
溺水的人在陷入无边的暗以前是不是这样的绝望?
小仁想起了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情景。

“把它给我,不要……不要伤害它~”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勇气,让小仁飞速地从人群中挣了出来,紧紧地把那只乌龟抓在了手中。
冰凉凉的温度,即使隔着壳也能感觉到颤抖的频率。
小乌龟……不要害怕,我会带你走的……

“这些……”匆匆把老妈费尽心思做的一整盒金枪鱼寿司都拿了出来:“这些是交换。全部都给你们,可是这只乌龟……这只乌龟我要带回去!”
很长一段时间四周都安静得过了头,大家一时还不能接受从来都拙于言辞的笨蛋忽然间会用那么坚决的表情。
不过用只乌龟换整盒的高级寿司这种事情,只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无比划算,所以大大小小的诸如“果然是笨蛋”这样的奚落声后,围着的人流也就慢慢散了。

小仁很紧张地在原地站了半晌,直到莫名其妙的一个喷嚏以后,才很怀疑地想刚才那番话到底是不是自己说的。
手心里有小小的东西在蠕动……哦,不是做梦,那只乌龟还在。
小心翼翼地把掌心摊开,小仁用鼻尖在乌龟的壳上蹭了蹭。
“喂~小龟~”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满意的称呼,小仁决定还是用这个最直截了当的:“他们都走了,你可以把头伸出来拉……”
很耐心的等了几分钟,手里的那只东西完全没有动静。

“恩……我叫赤西仁……”想想大概先做自我介绍比较好,小仁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把嘴巴凑了过去:“虽然我……那个,有点笨,可是,可是我不会害你的!”
有点心虚地说完这句话,小仁很紧张地等待着那只乌龟的反应。
不知道,它会不会那些小朋友一样,因为他比较笨的脑子,就不愿意理自己。
一秒种,又一秒钟……
小仁把眼睛瞪的大大的,眨都不敢眨。
绿色的小乌龟还是缩成一团,也不知道小仁的那些碎碎念,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算了……”有点失望地蹲下身来,小仁把乌龟放在了草地上:“小龟你既然也不想理我,那……那就自己回家好了!”想了想,觉得不放心,小仁忍不住又叮嘱了一句:“还有,以后要小心,到处乱跑,是很容易今天这样被抓住的……”
嘀嘀咕咕地话还没说话,小乌龟动了动,慢慢把头伸出来了。
“啊~小龟~~~”一瞬间的快乐让小仁手舞足蹈起来,那是吃再多盒的金枪鱼寿司无法比拟的:“你听到我说什么了是不是?你要不要和我呆在一起?”
小乌龟咕嘟咕嘟地吐了个泡泡,乖乖地眨了眨眼睛。

不远处的老师吹响了回家的集合哨。
小仁乐呵呵地弯着嘴角,把小乌龟捏在掌心中,带着他意外收获的小小珍宝,很幸福地跑了过去。



3
把小乌龟拣回家的第一天晚上,小仁饿得很凄惨。
因为被他很豪放地用来交换的那盒寿司其实是老妈为了他整整一天的活动而准备的。
现在,躺在大大地床上,小仁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咕嘟,咕嘟”一直响。
55555555,早上才能喝到牛奶吃到面包,可是还要过多少小时才能天亮呢?

翻来覆去的滚啊滚,耳朵竖起来,忽然就听到了临时用来放乌龟的纸盒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小乌龟那种折腾法,八成也是饿了吧……
小仁披着睡衣,飞快地从被子里跳了出来。
“小龟?”偷偷把盒盖揭开了一角,小乌龟伸长了脖子两只眼睛绿荧荧的。
真可怜……果然是饿了……
小仁咽了一下口水,很同情地看着和自己站在同一战壕的同类。
算了,活出去了!现在去冰箱里偷点东西吃,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很小心地把门打开,小仁连鞋子也不敢穿,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厨房里去。
摸摸到冰箱旁边,才打开就是一阵铺面而来的寒气。
一层又一层绿油油地蔬菜,老妈最近在减肥,老爱买这种东西。
可是肉呢?小龟对那种和他壳一样颜色的植物,应该不会有太大兴趣吧……

忽然想到冰箱上面的那几只碗里好象还装有昨天剩的红烧排骨,小仁掂起脚尖开始用心翻找。
我摸……我掏……我找……
“咣当!”很清脆的一声大碗落地的重响,小仁傻在那里,知道什么都完了。
“你你你……仁你越来越有出息了,大半夜的起来偷东西吃!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是你后妈……我有把你饿成这样吗?早上才给你做了那么大一盒的寿司,你怎么就不知道饱啊?”
那个才比小仁大15岁的漂亮妈妈大半夜的被吵醒,再看到一厨房的残汤剩水碎瓷片,心情自然是很差。

“啪!”的一记耳光,力气也没怎么控制好,小仁“哇!”的一声就哭出来。
“好了好了,儿子嘛……多吃一点正常拉~”好脾气的爸爸紧出来打圆场:“小仁紧去睡觉拉……”
抽抽噎噎躲到了房间里,有被老妈指甲刮到的脸颊上火辣辣的。
听着厨房里清扫了一阵没了动静,小仁的抽泣声也慢慢低下来了。

“小龟……”打开台灯,把乌龟从盒子里拿了出来,小仁努力地挤了个笑容出来。
“刚才……恩……刚才妈妈虽然很凶,可是,我还是有偷偷抓了两块肉回来……”摊开的手掌油腻腻的,因为在口袋里藏了太久,两块排骨已经被挤压得很是难看。
“小龟,你吃吧,我知道你饿了……”
虽然还是有点委屈,可是看着那只乌龟嘿修嘿修大口吃肉的样子,小仁还是觉得心里很满意。

小乌龟……其实,用那么大盒好吃的寿司把你换回来,我也有过那么一下小小的犹豫。
可是……可是真的只有一下下而已。
当你把头从壳里伸出来,表示你要跟我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会后悔了。
小龟,你放心,我会一直对你好的!



4
发现小乌龟不见了是第三天放学回来以后的事。
那也就证明了,那只乌龟是在第三天小仁上学的那段时间里丢的。

明明临出门的时候,还有对它说再见……小仁丢下书包满房间地找啊找,急的连汗都出来了。
小龟小龟,你明明是自己答应要留下来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小仁灰头土脸地从床底下爬出来,也没心思去整理粘了一头的蜘蛛网,心里酸酸的只是很想哭。
还以为……只有你不会嫌弃我……

“咚咚咚”房间门口有人敲门,小仁吸了吸鼻涕站了起来。
“哎呀,你这个死孩子,怎么又是这个样子?今天早上才帮你把房间打扫干净,把那些乌龟蜘蛛的都扔出去,才一个下午而已,又恢复成原样了……”
老妈的声音属于高分贝,小仁盯着自己的脚尖,茫茫然地听着。
等一等!
老妈刚才说什么?乌龟?
小仁猛地就跳了起来,抓着老妈的手开始使劲晃:“乌龟你给我丢了吗?丢到哪里了?”
“丢垃圾站了啊,现在不知道有没有被垃圾车拉走。我说小仁啊,你不要老是玩那些脏兮兮的奇怪玩意……哎呀,小仁,你要去哪里?”

连外套都来不及披,小仁拉开房门就开始飞跑。
小龟小龟,原来是妈妈把你给扔了……我就知道,你既然答应了留下来,就不会想要抛弃我的。

垃圾站很臭。
小仁捏着鼻子踢着那些瓶瓶罐罐开始很费劲地翻找。
不时有饿极了的野猫野狗冲着他狂吠几声,宣告着着是它们的领地。
小仁边陪着笑脸边紧摊手申明,自己并没有想和它们抢吃的。

夜色渐晚,就着路灯那点昏暗的光芒,小仁找的实在是辛苦至极。
这么臭的地方,他都快受不了的。小龟要是被埋在这里面,一定会被臭得晕过去的!
想到这里,小仁觉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小龟小龟,如果这次你回来了,我一定随时都把你带在身边,在也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丢掉你!
真的!我发誓!

继续找……继续找……
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碎玻璃刺破了,细细的血一直流,很疼的说。
小仁左右看啊看,还是什么都没有。
“小龟!”实在是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几只正警着盯着他的野狗也被忽然吓了一跳。小仁揉了揉眼睛,只觉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第一颗水珠砸到地上的时候,小仁看见了不远的路灯下,有个小小的影子在慢慢爬。忽如其来的惊喜让他傻站在哪里不敢动,只怕再一眨眼,一切就变成了一个梦境。
“小龟?”老半晌以后,他才欣喜若狂地跑过去,紧紧地把那只小东西抓在了手里。臭哄哄的小乌龟把头抬了起来,壳上还挂着两条不知道是白菜还是卷心菜的的东西。
不过小仁已经没有心情去介意这些玩意了。
“小龟小龟,我们回家!今天晚上我给你吃好吃的!”

口袋里的零花钱全部被掏了出来,几个钢蹦落在了地上,丁零丁零地打着滚。
本来是要准备买高达模型了。
可是现在……全部给你,小龟,全部用来给你买好吃的!

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失而复得的感激心情,让小仁从心里笑了出来。
小龟,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一直陪着我,
我就会……就会一直对你好下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5/21 13:35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your innoence》(完结)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Your Innoence(5-8) | 回首頁 | 《小笨养龟日记》(下)>>
回應
回應本篇文章












悄悄話(只有管理者可以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orongrong.blog67.fc2.com/tb.php/5-443c473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回本頁最上方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