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
《小笨养龟日记》(下)
2xxx年x月x日 天气 多风

意识还在模糊的时候,我就已经隐隐约约闻到了一阵淡淡的橘香。
和很久很久以前,我赖在床上,然后有人爬在我耳朵旁边吹气呵痒催我起床时侯绽放出来的那种味道一模一样。
努力把眼睛睁开,我开始一下又一下地吸气,拼命想要找出这股味道的来源在哪里。

“仁!你醒了?”P的脸第一时间就凑了过来,眼睛肿得象兔子,声音也是哑哑的。
我茫茫然扭了扭脖子,转着眼睛朝四周打量。
淡蓝色的墙,淡蓝色的窗,淡蓝色的天花板,连壁灯都是清清淡淡的散着水蓝色的微光。
可是……可是这是哪里?
我的毛毛狗靠垫呢?我的印着黄色斜纹格子的窗帘呢?我的镶着草莓装饰的玻璃水杯呢?还有……还有我的小龟呢?
对了!小龟!
想到这里,我一下就跳了起来,抓住P的肩膀开始晃。
“P!小龟呢?小龟呢?”
他是不是不要理我了?为什么我睁着眼睛在这间屋子里看了那么久,都没有把他找到?
我记得我睡过去之前好象有抓着他朝他乱七八糟的大声叫,逼着他回答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然后……然后他好象什么都没说,就把脖子缩到了壳里。

再后面的还有发生些什么,我就完全不记得了。
小笨养龟日记 (下)

“仁,你紧躺回去,小龟有在这里,你别着急。”P推着我把我塞回了被子,然后很小心的把我的脚露在外面的地方捂了捂紧。
我一直一直地瞪着他,很不耐烦的把身体扭来扭去。
P终于长长地叹了一声,弯下腰,从床尾的地方把一只小小的玻璃盒子递给我。
“小龟!”我很轻很轻地叫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那只盒子抱在了怀里。

我的小龟,乖乖地爬在盒底,不说话也不闹,很安静,很安静。

“仁,你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P在我身边一直站着看了很久,然后很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
“恩……P,我可不可以吃橘子?”我想了很久,忽然想到了刚才近在鼻尖的那股柑橘味道。我睡着的时候,它就淡淡地环绕在我身旁,可是我醒过来以后,却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仁想吃橘子吗?恩……那你不要乱跑,在这里等着我哦!”
P抿了抿嘴,对我很仔细地叮嘱了一翻,然后轻轻把门带上了。
听着门口的脚步声一点点走远,我把玻璃盒子的盖揭开,把小龟捧在手心里,一点一点地看着,满心都是说不出的欢喜。
“对了对了,小龟你有没有饿?你要不要也吃点东西?”我看他看了很久,忽然想到了这个很关键的问题。
P去给我买水果了,可是小龟是不喜欢吃橘子的!

“小龟……小龟我们去和P说,要他也去买一点你爱吃的东西……”我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怕追不上P了,连鞋也没套就紧跑了出去。
“P!”我在走廊里叫了一下,除了几个全身穿着白色衣服的姐姐有点惊异地回头看了看我外,没有人回应。
我把小龟拽在手心里又向前跑了几步,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追过去才是对的。
左边和右边都是走廊,一眼望过去都是通向我不能了解的地方。
一扇门和一扇门都很像的样子,间或就能听到从背后传来的奇怪的哭叫声。

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啊?为什么来来往往的人我都不认识呢?
或许我真是应该听P的话,乖乖的呆在房间里等着他。
掌心里的小龟微微挣扎了一下,冰凉凉的壳摩擦着我有些发烫的手指。
我努力尝试着让自己镇定下来,想着是要找个穿白色衣服的姐姐问一问,还是自己摸索着慢慢走回去。

一边想着,我一边顺着墙沿慢慢地磨着步子,然后在经过走廊右边第4扇门的时候,我有听到P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尖利的声音:“不行……不行!医生,我不能把仁留在这里!”
P……好象有提到我的名字呢。
我有点犹豫地站在门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敲门进去。
我想叮嘱他记得给小龟也带点好吃的回来,可是眼下这个样子,他好象在办什么正经的事情。
P办正经事的时候,是不喜欢有人去打扰的。

“可是山下君,你自己也知道!赤西君现在这样,已经有了很严重的幻听甚至幻视症状……对于这样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我们的建议最好是留院治疗的。”
“留院治疗……那不过就是让他更多的睡过去而已,可是只要有一分钟醒着,他还是会……还是会记得龟梨……”

仿佛有白色的羽翼在天际无声地划过,
世界就此宁息。
P好象是还有在说话,可我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
龟梨……只要有一分钟醒着,就还是会记得的。
K,A,Z,U,Y,A,和也……
沉睡前最后一秒被我紧拽在手里的那枚戒指,我也并没有忘记。

龟梨和也——长长短短的两段弧凑在了一起,已经就要是一个完整的圆。
只是还差……还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不过小龟,你会告诉我的是不是?
手心的地方很痒,小龟挤啊挤的从里面探了个头出来。
我朝他微微一笑,斜着头看着太阳的方向,眯起了眼睛。


太阳很晒,周围很吵。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到过这么喧闹的街道了——虽然如果P知道我这样偷偷地溜出来一定会非常非常生气,可是……可是我总觉得我有必要去弄清楚一些事情。
而且我并不是一个人,还有有小龟在陪着我的!
我把手指略略展开了一条缝,看着小龟爬在我的掌心里很乖很乖的样子,心情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四周是一栋连着一栋的高高的房子,各种各样的车在我的身边呼啸而过。
很宽很长的人行道上,一直有人停下来看我。
我把头埋下,忽然就有点难堪起来。
衣服和裤子都是松松垮垮的,印着白色和蓝色相间的条纹,大概是P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换上去的。
在刚才那个奇怪的地方,每个人都穿这样的衣服。可是我觉得很别扭,我自己一点也不喜欢
路上的人这样看我,是不是因为他们也觉得很难看?

耳朵边“嗡嗡”的一阵大过一阵,好象有人停了下来,开始低声议论着。
好讨厌!我不喜欢有人这样指指点点地围着我!
抓紧了小龟,我开始小跑起来。
“仁君……仁君!”
不知道是谁,开始大声地叫我的名字。
讨厌!讨厌!讨厌!
他们是谁?怎么都会认得我?如果他们的叫声让P听见了,我一定会被带回去的!
小龟,我们紧跑,我们不让他们抓到!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努力加快奔跑的步子。

鼓动的气流轻轻扇过我的脸颊,一下,又一下。
有零零星星的片段,好象又回来了。

“小龟,公司门口好象又围了很多FANS。都这么晚了……我很饿,想早点回家……”
“要不……仁,我们用跑的?”
模模糊糊的瘦削脸庞,想不起全部的轮廓。只记得薄薄的嘴唇微微地抿了起来,很狡黠的样子。
然后在一群女孩子的惊呼声中,两个人“咯咯”笑着,快速穿过包围圈跑了出去——即使在恶作剧,也是默契的心照不宣。
一直跑……一直跑……
如果可以握着你的手,即使跑到时间的尽头,我也不愿意停。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脚底传来,我把脚步慢慢停下了。
额头的地方全是密密的汗水,我抬起胳膊很费劲地擦了擦。
跑了这么久,大概……已经安全了吧。
我低头向自己的脚望去——溜出来的时候走得太着急,没有穿鞋子,现在脚底的地方不知道是被玻璃还是沙砾割出了大大的口子,红色的印子拖了好远好远。
原来,赤着脚在街上奔跑,真的是很疼很疼的一件事情。

不远的地方开始有“丁丁冬冬”的音乐传来,真好听。
我趔趄着一步一步顺着声音的方向慢慢走。
周围都是陌生的建筑物,大片大片的玻璃橱窗里摆着鲜花,绒毛玩具或者CD。
跑了这么久,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到了哪里。
不过我不着急,因为我根本也就没有想好自己到底要到什么地方去。

流水一样的音乐是从一家很大的音箱店里传来的。
我站在门前,看着透明的玻璃窗后面一排又一排的CD,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进去。
心里面有个很强烈的声音在告诉我,我要找的东西大概就会在这里。
可是……可是……
心跳的速度又开始猛烈起来,我缴紧了衣角,屏住呼吸,慢慢慢慢地向里面蹭。

“仁……仁君?”背后的地方忽然有小小的叫声,让我鼓了好久的勇气全都没了。
我很有点愤怒地回过了身。
几个干干净净的女孩子,怔怔的看了我好一会,眼睛就很快红了起来。
啊?怎么了怎么了?难到是我看上去真的很凶吗?
“仁君,你不要……不要太难过……”
耶?我为什么要难过?何况……现在在哭的人好象不是我吧。
“喂!喂!你们不要哭啊!”我手忙脚乱地想把手绢拿出来,结果在口袋里翻了半天,还是只有小龟在手心里。
P有给我换过衣服,我怎么忘记了呢?

“你们……”我嗫嗫地哼了半天,可是挠了挠头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我听到身后的音响店里,传来了我很熟悉很熟悉的声音。
我的身体开始发抖,抖得我必须靠着玻璃窗才能让自己继续站立下去。
我要找的东西……我一直一直在找的东西!

“即使一小步也好,不要放开手
共同走过的那些日子,如果能一直那样下去多好!”

小龟,你这个坏东西!你这个坏东西!!!!
你自己写给我的歌,你在演唱会上当着那么多人给我的承诺!
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我的!

“与那人的回忆 不断涌现在心中
与你的相逢 是我所寻求的奇迹”

为什么……为什么……
眩晕一阵接一阵地袭来,我茫茫然摊开自己的双手,空空荡荡的掌心,只有深刻而分明的纹路,小龟呢?小龟呢?

“停下来!不要再放了……停下来!”我还在发呆,身边的几个女孩子已经哭叫着冲进了店里。
不知道他们和店主进行了怎样的交涉,音乐的声音停了下来。
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为什么要停呢?我还想……还想要再听下去。
可是不是现在,我把小龟弄丢了,我要把他找回来才行。

“小龟!”我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一边扭着头四处望。
街道转角的地方,有小小的绿色影子慢慢爬着,已经快要消失了。
坏东西,你是什么时候从我的身边溜走的?
想着大概是刚才给那几个小姑娘找手绢的时候让他从我的手心里滑到了地上,我也不禁有点愧疚起来。
虽然你有壳,不过从这么高向下摔一定还是会很疼的。
好吧好吧,我不再怪你!

我看着它,忍着脚上的疼痛,很快很快地跑了过去。
小龟,这次抓到,我就绝对绝对不会在放开你了。
二十米……十米……五米……
快要飞起来的速度,我清清楚楚地看到我们的距离在一点一点拉进。

“仁君!小心!!!!”声嘶力竭地叫声,从我的身后传来。
但是我不想去管,我只想把小龟紧捧到手心里。

汽车车轮与地面紧急摩擦时候所发出来的尖利声响划开了封存已久的记忆,近在咫尺的灯光让所有模糊的画面都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
那一天,KAT-TUN演唱会的舞台上,巨大的顶灯忽然砸下来时,光线也是这么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我们在唱《KIZUNA》,然后我们在说羁绊的时候一起把小指举了起来。
间奏的时候我有看到你偷偷低头去吻了吻小指上的指环,那个时候我心里面就想,小龟真是个傻孩子。

接着,顶灯就那么砸下来了,就在我的正上方。
我只能听到响彻满场的惨烈惊叫,然后我甚至还来不及抬头,就已经有急促的力量重重地把我撞了出去。
轰然的撞击声将我的心脏击碎,
那一个瞬间,长的象是整整一个世纪。

印象里是惊慌失措的一片杂乱,然后是你的身体被我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小龟!小龟!”满手都是腥热的液体,我死命捂着你的额头,却怎么也阻止不了它们一直一直流。
“仁……”你叫了一下我的名字,最后几个字随着唇角的抽搐微微动了动,可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可我知道,你是在说:“仁,好好活下去……”
自私的小龟……讨厌!讨厌!!!!!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就这样留在这里?
我看着你眼睛合上,看着你沉沉睡去,开始拼命拍你的脸,想把你叫醒。

记忆在这里开始出现断层,我昏昏沉沉地醒了又睡,睡了又醒。
一扇又一扇的门闭和之前,我反复提醒着自己有一个叫做小龟的名字,我一定一定不能忘记。
然后,在我拉扯着P大叫着“我要小龟,我要小龟”的聒噪声中,终于找到了一个你的替代品。
原来我每天只要叫着“小龟”这两个字,就会很开心很开心。
那只和你除了名字没一点象的小东西陪在我身边这么久,即使不说话,也能让我因为能够呼唤他的名字,而变得安宁。

可是小龟,你要知道,睡到了现在,我终究还是会醒。
在寂寞的生活里漫长的等待着,是很可怕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没有你的时候,我常常爬在窗户那里看外面的猫打架,其实除了打架以外,他们干很多事情都会在一起。
我很慕的……小龟,我真的很慕的。

鼻尖的地方又开始嗅到橘香的味道,这次我确定了,那是小龟最喜欢的BURBERRY。
天空是蓝到透明的颜色,只要抬起头,就能看到天堂投递下来的美丽风景。
我忽然觉得无比的塌实,心的地方都被快乐填得满满的。
小龟……小龟你其实从来就没有走远,是不是?

身体被撞飞起来的那一刻全世界都象是在温柔的慢动作。
周围的景物一件一件离我远去,可我还是每一样都能看清。
我所爱的那个男孩站在很近很近的地方,把手递给了我。
我深深地看着他,也把手伸了出去。
指尖相碰的最后一瞬,我微微地一笑,把眼睛闭上了。

——和也,我那么爱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5/21 13:32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小笨养龟日记》(完结)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Your Innoence(0-4) | 回首頁 | 小笨养龟日记(中)>>
回應
回應本篇文章












悄悄話(只有管理者可以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orongrong.blog67.fc2.com/tb.php/4-4cf7eab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回本頁最上方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