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
杀阵16(上+中)
杀阵 (16上)

月下霜。
半年一季,夜中开放。

绽放之初,馥郁芬芳,极尽妍态。待到月上中天之时,却是色彩转枯,如覆寒霜,片刻之间就会败落下来。
但若是此时,小心采摘,引花蕊入药,那便是世间少有的镇痛良剂。
几年之前,赤西体内药毒频繁发作,和也就不止一次的偷偷在后山独坐至深宵,等待月下霜花开,而心中所想的,不过是能及时把这味药引送到斗真手中,配置成剂之后,让仁身受的痛楚稍微减轻一点而已。


夜凉如水。白日之间灼人的酷热已被凉风吹散。
和也一路急之下,终是在亮内居所之前的小院前站定。看着窗棂处泄露出来的淡黄烛光,微微眯起了眼睛。

很好……
虽是被仁在床上拖了不少时间,但总算还是来得及。
以他的经验,今夜天气骤转,山雨欲来,月下霜盛放的时刻,比之平常,只怕是要延上一两个时辰。
小内既是沾上了仁的血毒,虽得药方,想要恢复如初,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血毒一日不净,发作之时的疼痛折磨,便是再所难免。锦户对内向来呵护备至,看此情景,自是不会忍心。
所以今夜,他必定会在若离谷等到月下霜花开,才会回来。

念头至此,和也喉结滚动,紧了紧手中的长剑,苍白的脸上竟是浮现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虽然不久之前的床地之欢,赤西的刻意纠缠已是压榨了他太多的体力,到了现在,双腿之间的疼痛和湿意依旧明显,但老天帮忙,一切总算没有过多偏离他的预想。
对付一个血毒未净的小内,总是比对付亮内二人联手的胜算要高……而这样的机会,他计算下来,也不过只有今天而已。

低下头对着自己打伤仁的右手怔怔地看了一会,想着仁伏在他身上大汗淋漓,失神喘息着的模样,和也心下一抽,一股又是甜蜜,又是疼痛的滋味瞬时涌了上来。
明明知道大敌当前,一场恶战再所难免,现在需要心无旁骛地抛开一切杂念,但脑海中反复回放的关于仁的种种,他却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抛开。

“乌龟,今天晚上哪里都不要去好不好?”
“我们可以回到山上,然后一直在一起……”
“和也,你答应我的!”
手心里都是冷汗,和也神思有些恍惚地缓步向前。

仁,就快结束了,杀了他们以后,我就和你上山……
答应过你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的!
将牙狠狠一咬,浮现在和也眼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仁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他当胸一掌打伤后,边剧烈咳嗽,边怔怔看着他的伤痛表情。

然后木屋的门 “各吱“一声,已是被他重重地推开了。


檀木微熏,烛色温暖,书桌矮几井然有序。
屋内的一切装饰陈设,与他记忆中的模样并无太大更改。所以只要抬起眼睛,就能看到居中而置的天蚕琴。
听到动响,琴后之人把一直低垂着的头缓缓抬起,目光静静地从他的身上掠过,片刻之后,嘴角上扬,竟是轻轻地挑了个笑容出来。

某种异样的感觉随着这个淡淡的笑容弥散在空气中,一时之间和也竟是愣在了那里。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来这里以前,他已是假想过了千万种他们现在这般面对面时候的情形。以小内的个性与心机,会对他出言嘲讽加以打击,或是不动声色就骤然动手,都不会是意外。而无论最后是怎样的局面,他都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去应付。
所有的预算之中,偏偏却是少了这一种——香氛缭绕的空气之中,小内的低眉顺目的浅浅一笑,竟是纯稚得他连心也抖了起来。

不应该的……
他从小与剑为伴,一次又一次的在垂死的边缘被拖回来,对戾气已是形成了本能般敏感。尤其是身体被那样的伤害过以后,隐藏得再深的危险,都逃不过他紧绷着的神经。
但现在,一片静溢之下,小内眼波流转,他竟是感觉不到丝毫的杀气。
不可能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底下伪装得如此彻底——尤其是现在,矛盾已经激化,长年的隐忍被全然揭开,还有什么值得去掩饰的呢?

史料未及的场面让和也愣了愣,片刻之后却是一声冷哼,将琉璃指向了小内的眉心。
青色的剑芒在小内的双眉之间映射出刺目的亮点,随着和也的步步逼近,越来越是强烈。

到了现在,依旧……不准备出手吗?

琉璃的剑尖已是刺向了肌肤,只要再一用力,就能够从内的额头直透而过。
如果不是心存疑惑,忌惮着会在其后有什么忽如其来的变故,依和也向来出剑的速度,现在已是要了小内的命。
不过到了眼前这一步,一切应该已成定局。对于和也的致命攻击,小内从头到尾竟是没有半点反抗,驯服得让人心悸。

不还手那是最好……
腕上劲力加大,剑尖向前送出,已是和也最后的杀招。

“荷……荷……”
空气中忽然响起闷闷的声响,和也心下一惊,琉璃竟是顿在了半空。
小内的脸扬了起来,对上他的视线,竟是讷讷地一笑。
喉结的地方上下滚动,张开的双唇象是要发出些询问,努力了很久,却还是只能从喉咙里挤压出浑浊干裂的“荷荷”之声。
完全无法辨认的支离破碎地音节,喑喑哑哑的挣扎了片刻,和也完全捕捉不到任何信息,小内却象是很满意的模样,想了想,将藏在袖中的双手伸出,摁在了琴弦上,叮叮冬冬地开始弹奏起来。

断断续续的音调,拙劣而难听。
这个人……曾经拥有天下第一琴师美名;可眼下,这副对着琴弦笨拙而执着,因为着急甚至冷汗微冒的模样……
一阵寒意涌了上来。
有隐约的认知浮上和也心头,却在下一个瞬间被他迅速的否定掉。

“你现在……还想玩什么花样?”冷冷地将剑尖向前一送,和也不知道自己的询问为什么会带上颤音:“想装模做样的等着锦户回来救你?”
依旧没有任何回答。
额头被刺破的疼痛换来的只是小内的惊恐神态,和从喉咙挤压而出的“荷荷”喘息。

天下第一的琴师,天下第一的读心师。
武功,见识,心计……每一项拿出来都足以藐视天下人的小内,现在却是摔坐在地蜷成一团,满脸畏惧地摆着手,从喉咙里发出那些奇奇怪怪的残破声音。
和也向前逼近一步,恨意之外所滋生的,却是越来越多的惊怒交集。
某种呼之欲出的意识,让他连琉璃也几乎要握不稳。

“装哑巴就那么好玩么?你要一直不还手……就继续这样吧!内博贵,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利器划破空气的嘶响,和也牙齿紧咬,再也没有半分犹豫。
什么也不要管了,结束了这一切,从此就可以和仁安安稳稳地厮守在一起。
小内双眼圆瞪,看着精亮的剑芒越来越近,却是在巨大的恐惧下连告饶也没了力气。

电光火石的瞬间,却是利器相击的一声清脆巨响,和也手中的琉璃已是被荡开了。

“龟梨,他没有装……”
“我给他吃了这么久的哑药,他的嗓子是真的早就已经烧坏了……”
“……其实并不会太难受,我只是每次在给他疗毒的药里放上一点点,一点点而已,所以他跟本就没有戒心……”
“他装哑巴装了这么多年,却也和我住了那么多年……现在真的不能说话了,只要他看着我,想说些什么,我全部都能知道的。”

“龟梨,我知道他对你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我原以为我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有些想法,他终是不会那么执着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的一切,其实我早就清楚,可我却固执地以为是能够有所改变的……”
“可是他还是害了你,害了仁,害了山下……我本是该杀了他给你们谢罪,可是,可是我……”
“……所以除了哑药,我在他疗毒的药里还下了些别的东西,现在的他,已经和白痴没什么区别了,所以龟梨,你……你能不能当他已经死了?就这样放过他?算我……算我求你好吗?”

沙哑的声音一阵哽咽,却是让内的惊恐的情绪慢慢安静了下来。
勉强撑起的身体,从和也的剑下爬过,在某个身影旁停下,紧紧抱住那人的双腿,很安心的蹭了蹭,不再放开。
不知何时已回的亮,蹲下身体轻拈着小内凝视着他,带着怯怯期待的脸,眼睛里的泪水终是“滴答”一声,悄然坠地了。


杀阵 (16中)

“小内,不要害怕,我在这里了……”
“很疼是不是?先把手放开,我去拿药,先止血好不好?”
“小内,别抓这么紧,没事了,我已经回来了,以后……以后也不会这样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我保证!”

一遍又一遍的轻声安抚,亮半跪下去将小内的身体搂紧,耐心地摩擦着他颤抖的消瘦背脊。那么专注的模样,象是全世界只有眼前这个人似的。
和也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琉璃慢慢地垂了下去。
性格刚硬如铁的亮,竟然也会有这么温情的模样……原来这个世界上的人,再是如何强势也好,却总是会有某个部分,柔软得根本经不起半点打击。

“龟梨,”眼见小内的惊惶神态终于略为平复,亮想了想,低哑着嗓子将目光重新转了过来:“我不想和你动手。你现在这副模样,在我手下根本撑不了太久的,刚才相交那一剑,想必你自己也清楚……我不想伤了你,更重要的是,我不想伤了仁。你的心情,还有他对你的心情,我,我想我都能够了解的……”

我的心情,仁的心情……你都能够了解?
和也眼角微微一跳,咬紧了嘴唇:“我知道……”
“当”的一声轻响,琉璃还剑入鞘了。
片刻之前还绷得紧紧的气氛不过因为一个名字的出现而瞬时缓和了下来,亮微微点了点头,眼睛里流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龟梨,多谢……”
放下手里的长剑,亮伏下身子将内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无论如何,希望你和仁以后能够好好的在一起……至于小内,虽然他现在这个样子,什么都需要人照顾,什么都不知道,可我,我觉得这样就很好……”
又是酸楚又是怜惜的心情让亮的说话声嘶哑起来——本来一直担忧着和和也之间在所难免的一战居然就此轻松了断,想着以后终是可以与自己所爱的人长相厮守,再无烦忧,满心感动之下,忍不住轻轻吻上了小内的额头。

从10岁那年的冬日在后山初遇,他们相处已近十年。十年的朝夕相处,悉心呵护,温情脉脉地面具之下,却始终是在相互防备着。一个长年隐忍精心计算,另一个却是有所觉察,却依旧要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第一次看到小内在睡梦之中,眉头紧锁,异常痛苦的自我挣扎,说着那些隐藏在心灵深处,原本该隐藏一辈子的真相,亮满心震惊之下,只想把他摇醒,痛声责问,重重的几个耳光之后,一剑杀了他。

可是,他终究还是下不了手……只能跑出房间把头埋进了雪地里很大声地哭,脑子里反复回想的,不过是初识那一天,他从高高的悬崖上把白色的梅花摘了下来塞到小内怀里,那个纯净得象小鹿一样的男孩子弯着嘴角,蹲在雪地上用梅花枝写了非常好看的几个字“内最喜欢小亮了……”

一个笑容,成了锦户亮一辈子的万劫不复。
痛苦的心情不仅在于对欺骗的失望,更多的却是因为情根深种,明明知道不对,却已经是掌控不住自己的方向。

如果以爱情做赌注,这一切……又会不会有所改变?
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继续生活着,看小内一日又一日的巧笑嫣然,温顺体贴,似乎慢慢就有了某种安宁幸福的错觉。
或许那一夜一夜的激烈呓语都是假象,只有那句刻在雪地里的“最喜欢”三个字才是真的。
自欺欺人的一躲再躲,憧憬着或许一切就这么改变了。
直到山下,和也,仁……一个接着一个重创累累地出现在他眼前。

“赤西,龟梨在你身边呆了不过3,4年的时间,你怀疑他迫害山下之时已是生不如死,我可是在锦户的身边呆了近十年……十年啊!他要是知道了身边最亲近的一个人骗了他整整十年的时间,该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以他的性格,一定是杀了我以后,再杀了自己的……”

那个时候站在门外,清清楚楚地听完内的这番话,他终于是意识到,所有的憧憬和安慰都破灭了。

既然自己下不了手杀了他,既然你所坚持的亦无法改变……那么小内,那就按照我的方式,让一切回到最初的样子好不好?
你不会说话,不会弹琴,不会书画,不会处理日常事物……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还会对我笑,会在心灵的深处记得我,会在高兴或者难过的时候和我拥抱,那就足够了。


心潮汹涌,亮轻印在小内额头上的吻良久之后才缓缓放开。
眼眸抬起之时,所看到那张脸的却不是平日里轻吻过后满是潮红的可爱模样,相反的,越过他肩头的视线里染上的是巨大的惊恐和不安。
异样的感觉瞬时涌遍全身。

亮几乎在同时开始握剑转身,但终究还是慢了半拍。
后脊的地方狠狠地一震,冰冷的利器已经是当胸穿了过来。
“滴答,滴答”地滴血声中,是和也“咯咯”的冷笑。

“锦户亮,看来我的心情你并不是很了解呢……在我心里,别说内博贵只是变了白痴,就算他死了,我也是要把他的尸体重新给挖出来的!”
“龟梨你……你既然这么恨,那刚才,刚才为什么……”
“刚才?”和也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已经把小内的身体拽到了脚下。

“刚才你也说了,我这个样子哪里能够打得赢你,不先骗你把剑放下了……我又哪里又有机会慢慢来折磨他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5/23 16:15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17) | 引用(1) | page top ▲
| 回首頁 | 杀阵(15)>>
回應
...占个SF...
恭喜RF破百万...哦嘿嘿
急切期待小杀结束.....
【2006/05/23 18:12】 | URL | 麻辣 #-[ 編集] | page top ▲
兄弟来给你留言打气
小杀啊~~搬的郁闷吧
人家要看完结~~~~老惦记
不要太累,身体要注意
漂亮的bo~~~~蹭
【2006/05/24 01:51】 | URL | 57猫 #-[ 編集] | page top ▲
哇哇哇
好吓人啊
KAME,UCHI他们两到底在搞哈么啊,感觉他们背后有惊天的秘密,又觉得最后不过是一个XXX带来的血案.
RYO爷太傻嘹,不过为了爱一个人,为了把爱人变成自己心里的那个样子而把爱人毒哑毒傻,这也要老BT老BT才能下手 = =
总之,6在文里是57的颜饭.
【2006/05/24 15:15】 | URL | 路过 #-[ 編集] | page top ▲
啊~~~~终于看到小杀更鸟~~~

看来果然如毛大预告的那样,小和同学这次是誓将所有仇人尽杀绝,决不回头了,唉……默哀……小亮慢走……
【2006/05/24 15:51】 | URL | 茶绿艾 #-[ 編集] | page top ▲
太好了太好了~残忍的乌龟才是我的爱啊~~~哦yeah~~抱着毛大亲一个
【2006/05/24 16:57】 | URL | nekochang #-[ 編集] | page top ▲
特意爬过来抽打~
嗯~因为不抽打YOU总是不肯加油的更嘛
你看看就一步之遥了,咋就不快点完结呢^^甜笑~加油哦!盼星星啊盼月亮啊盼小杀完结啊~
【2006/05/25 01:06】 | URL | 蜗牛七七 #-[ 編集] | page top ▲
那啥,小毛慢慢拖,杀阵再写个百二十回也支持~~~
【2006/05/25 01:09】 | URL | 绿川岚 #FlKJgNsI[ 編集] | page top ▲
奕担珊殆宸倖序業亜゛゛゛
T T
嬉似繁゛゛゛
厚杏゛谷゛
厚杏゛
【2006/05/25 16:39】 | URL | 57竪慢純? ? #-[ 編集] | page top ▲
= =
又被你骗了

看到中间事我以为小乌龟真的会放了小内他们............
偶还想难道这素你想了很久后另一个结局..........偶现在只能佩服你.....
毛团......
你太厉害了..........

还有.......你这打开的速度和你写文的速度一样慢.....
【2006/05/25 20:28】 | URL | 仁他妈 #-[ 編集] | page top ▲
同意楼上的
开的俺真是艰苦
二回目奔过来的某人上
【2006/05/27 00:46】 | URL | 蜗牛七七 #-[ 編集] | page top ▲
附议楼上2位同学



开得巨辛苦,回帖也巨辛苦T T
【2006/05/27 22:47】 | URL | 绿川岚 #FlKJgNsI[ 編集] | page top ▲
这文的中间部分并没有追~但刚刚从六一直看过来的我已经泪流满面了
但对于此文中的AK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所以绝对支持杀再多写个几回~将两人的纠结再交代详细点`一句话就是偶还么看过瘾啊
【2006/06/07 13:05】 | URL | YAYA #-[ 編集] | page top ▲
华丽丽的等下文了

在我看到着的时候就找不到大人了
急死我了

与我同样的还有很多人都很纠结的说
等!
【2006/06/11 11:11】 | URL | 白菜 #-[ 編集] | page top ▲
为什么大人还不更新呢?
等的好辛苦
大人搬文更辛苦
继续等!
【2006/06/14 19:30】 | URL | 白菜 #-[ 編集] | page top ▲
再次奔上来,只好再次看一遍,毛啊,你咋还不更呢?!急死我了!
你的BO打开真慢,编辑更辛苦,下次我要另开一帖子,编好再往上贴!
毛,你不早构思好了吗,得空快些些填吧。
猛CHU几下!
【2006/06/24 09:46】 | URL | heheyang #-[ 編集] | page top ▲
毛大,偶昨天一路从月追到KTR再追到小春日和,最后追到大人的博,为的就是看这篇杀阵啊。大人写得真是颇得古龙的遗风,让人欲罢不能啊。
毛大,早日更新吧。拜谢!
【2006/07/01 22:41】 | URL | yokochan #-[ 編集] | page top ▲
相公!!!!!!!!这是我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刷开了你的BO- -
杂你这的速度这么慢啊,连打字也是逐个字显示出来的,晕
对了,那个游戏我玩不了,出啥问题了呢
【2006/10/10 13:46】 | URL | 季节 #-[ 編集] | page top ▲
回應本篇文章












悄悄話(只有管理者可以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orongrong.blog67.fc2.com/tb.php/23-02cdc6a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管理人の承認後に表示されます【2012/10/28 12:05】
| 回本頁最上方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