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
杀阵(15)
第十五章
天气开始一日比一日更见炎热,满山都是夏蝉此起彼伏,不见停歇的躁响之声。
而赤西的精神状况,也象是被太阳烤得融化了一样,整日都是止不住的疲态和倦意。

“好想睡……”才放下饭碗,就是一个长长的哈欠,赤西揉了揉眼睛,自己也有点困惑起来:“怎么搞的,明明两个时辰之前才起,居然吃了个午饭又开始犯困,难道我真的是闲出病来了吗?”
和也抿起嘴角,也不答话,只是默默地将一桌子的盘盏收拾了起来。

“喂,乌龟!”偏着头想了想,赤西抓过和也的手腕,微一使劲,把他带到了自己怀里:“你的精神到是很不错嘛……难道你都不闷吗?”
和也任他箍着,只是微微一笑:“能够和仁住在这里,不被任何人打扰,那就很好,又怎么会闷呢?”

他从小争强好胜,个性极强,此刻却是犀利之气尽去,满脸的温驯淡泊。赤西只觉得心上异样——眼前那张脸虽是从小就看熟了的,却象是忽然有了一段难以言述的距离横埂在了记忆与现实之间。想埋头印上一吻再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敌不过越来越沉重的困乏,只能敷敷衍衍地触了触和也的头发,放手站了起来。
“不行了,乌龟,真的好困……我小睡一会,你千万记得叫我,不然总是这样吃了睡,睡了吃,再过两天估计胖成猪了也说不定!”

“好啦……仁你困了就去睡吧,我记得叫你就是了!”
看着赤西打着呵欠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另一间房,和也的眼角微抽,摁在木桌上的手指,和着连他自己也不明晰的节奏,轻轻地敲了起来。
静静地收拾完盘盏,把桌椅地面也清扫了干净。一切动作都是有条不紊,却是有种空落的漫不经心。
眼见整个屋子都安整下来,和也小坐了片刻,低头算了算时辰,站起身来,走到屋角,慢慢将琉璃剑拽在了手里。
手腕一抖,剑身已是悄无声息地出了鞘。几近透明的碧色之上,却是隐隐的几条红丝浮动。琉璃若是沾了新鲜的血迹,总是会留下些记号的。


“乌龟,乌龟……”才把剑别上腰间,门外却是传来了赤西懒懒的嘟囔之声。
和也的眼皮轻轻跳了跳,搭在剑柄上的手松开又握紧。
仁……这个时候,不是该睡着了才对吗?

“乌龟,虽然很累,可是实在是不想再睡……”揉着眼睛一副极力摆脱困意地模样,赤西把门推开,眼睛却是第一时间对上了和也腰间的琉璃:“啊?乌龟你……你穿这么整齐,是要下山吗?”
“恩!”和也点了点头:“今天山下有集市,会有仁爱吃的枣泥卷和芙蓉糕,反正闲着无事,我就想着干脆下山买些带回来。”
“集市吗?”赤西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扭头看了看窗外:“那一定是很热闹拉!今天天气不错,乌龟你既有兴致,我们就一起下山去转转,好不好?”
和也的指腹在琉璃的剑鞘上不着痕迹地一阵婆娑,微顿之下已是抬起头来:“好!”
“啊!那好极!乌龟你等我换件衣服,我们这就下山去!”大概是在山上冷清得太久,听到要下山,赤西一副热烈兴奋的模样,哪里还是片刻之前困顿乏力。

和也就那么含笑站着,一直到赤西哼着小调很积极地去做下山前的准备,才缓缓地别过头,向着窗外望去。
说什么两个人在山里过一辈子,说什么我会一直陪着你……
仁,你这样的性格又怎么会受得了这些?这样的生活,你终究还是会厌的。

“乌龟!乌龟!我好了,你紧出来吧!”
院子里面一阵兴致勃勃地大呼小叫,和也紧应了一声,匆匆把门关上了。
赤西把头发随手挽了起来,换了件湖蓝色的长裳,眯着眼睛站在太阳底下,笑容满满的表情象是回到了什么都没有发生以前,他们尚在山间嬉闹斗嘴地纯真岁月。
和也忽然就觉得有些眩晕。

“乌龟,走吧,到了集市,我要买荷叶蒸笼,还有栗子烧鸡!对了对了,东门那里捏糖人的大叔手艺很不错,我可以叫他捏只乌龟送给你!“
赤西的一片鼓噪的胡言乱语之中,和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其实这样就很好。所谓的开心和幸福,能抓住一刻便是一刻,谁又能够控制得了明天会发生的事情?
而赤西,在遍地落满的脆声欢笑中似乎也忘记了问和也,不过是去集市而已,干吗还要把琉璃那么小心地随身带上呢?


世俗之间总是会有不一样的热闹。
而那样庸俗的热闹,偏偏就是赤西最喜欢的。
到了集市不过半个时辰而已,他的两只手已经被各式的小东西占满,再看见什么新鲜的玩意,只能是买了塞在和也怀里。
和也也不着恼,任由他大呼小叫地在人群中钻进钻出,尽买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乌龟你过来!这个好吃,你要不要尝一尝?”远远地听赤西朝着自己打招呼,和也暗暗一笑,也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闹市之中人多喧杂,可他们现在这样,却也实在是没法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赤西本就是美到极致的长相,随着年纪渐长,惯有的轻狂任性之中,竟是滋生出一股惑人心骨的勾魂夺魄来。偏偏那样的风情又是纯少年的,没有丝毫的阴柔之态。加上此刻不经意中流露出来的些许天真,连日日相处在一起的和也都不禁有些失神——更不必提那些早已偷眼相看,秋波暗送的路人。

“乌龟,怎么慢吞吞的……你真是用爬的吗?”冷不防的就被塞了只糖人到嘴里,和也想着自己腰间佩剑,怀里抱着一大堆乱七八糟地零碎玩意,嘴里还含着个糖人的模样,在外人眼里一定无比滑稽。
“怎么了乌龟?是不是逛了半天太累了?这些东西也得好好整理下,不如我们先找个客栈休息休息!”

嘴里都是焦糖的甜味,又哪里说得出反对的声音。
身体被赤西半拉半搂地拽进客栈之前,和也扭头看了看天边已经开始摇摇欲坠的太阳。
时间……象是已经有些晚了……


零碎的东西铺了整整一桌子,和也略略休息了片刻,喝了几口店小二送上来的冰镇绿豆汤,就开始分类整理,很有些伤脑筋地想着要怎么才能把它们都搬回山上去。
赤西笑嘻嘻地只是看着他的侧脸,等呼吸稍平,慢慢蹭了上去,从背后将他的腰抱紧。
呼出来的气息喷在脖子上,稍稍有点痒,和也微一瑟缩:“仁,你干吗?”
“没什么……”刻意压得低低的声音,却撩得人不自觉地轻抖了起来:“就是想抱抱你而已!”
和也呆了呆,一时也想不出该接什么话。计算着此刻时辰已晚,想要挣开,偏偏却裹在满屋的迷迭香之中,却是无论如何舍不得。

想抱……就这样抱着吧。
就当上天忽发善心让他们都奢侈了一回。
想到这里,和也也不再动,任由赤西蹭着他的脖颈,一阵吻舔。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计算好的时辰一刻刻地逼近,终是不能再拖。
狠了狠心,和也一闭眼,从赤西的怀里挣了出来。
“乌龟,怎么了?”
“仁……”已经想好的措辞已经到了嘴边,却被忽如其来的另一股冲动噎在了那里,开口之间,话语已是变成另一副模样:“仁,我有点难受……很热……”

太阳已经下去了一些,黄昏时分的凉风正好。
更何况店小二还特地从地窖的冰库中砸了小半桶的碎冰送了过来,说是绿豆汤若用冰珠镇上片刻,会更可口。
刚才和也喝了大半碗,满身的汗水明明已是下去了的。
伸手将领口地方的束缚扯了扯,感觉却是更加燥热——和在集市之上那种皮肤被曝晒的感觉不同,这股炙焰是从心的地方泛滥起来的。

“仁,我出去走走,这里实在是……热得厉害!”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和也紧了紧腰上的长剑,口齿之间却尽是恍惚之意。
“乌龟……”脚步才动,却已是被赤西搂在了怀里,潮湿的气息喷在耳边,说不出的煽情:“要是热的话,就把衣服脱了……这里很好,今夜我们不回去了,就在这里住下,或许还可以试一试做点别的什么事情……”
“什么?”微愣之下,才反映过来赤西到底在和他说什么。眼见面前之人眼波横转尽是诱惑之意,和也心下一荡,几乎就要应了下来。

只是这次带了琉璃下山,毕竟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的。

“仁,不要了,我现在……”
“你现在很热是不是?不要担心,我只是在刚才你喝的绿豆汤里面下了点媚药而已,只有一点点,不会伤到你身体的……”
眼见和也喘息加剧,却并不回应,赤西捻了捻他的头发,声音更是低了下来:“乌龟我是怕伤到你,如果……如果你真不想做,我现在就把解药给你~”
“仁……”在他转身开始拿解药的时候,和也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缠了过来,喉咙之中以往铿锵强硬的声音被情欲化开,媚眼如丝,已经尽是挑逗:“解药我不要,只是一会无论我说什么,你,你都不可以停下来……”


相识近十年,赤西却也是第一次看到和也这样情色浪荡的神态。
虽说是下了媚药,那点分量不过是让他身体尽量放松而已,绝对到不了这样的程度。
禁欲般的倔强姿态被全部抛开,和也的“咯咯”轻笑之下,身体已是泛上了薄薄的粉红。
细长的腿曲了起来,膝盖的地方在赤西的双腿之间时重时轻地磨蹭着,无声地催促。

被这样明目张胆地挑逗继而落入了被动,让赤西呆滞之下在不禁有些羞恼。等他回过了神来,眼睛瞪了瞪,抓起和也的手,摁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乌龟……”十指交叠手握着已经硬挺起来的欲望上下移动,自己现在是怎样的蓄势待发的状态想必对方已是清楚:“乌龟你最好合适一点,乖乖躺着就好,别的事情让我来做……”

“哦……”象是很乖的一阵回应,和也的声音放低,身体却是很迅速地爬了起来,贴进了赤西怀里。
这只乌龟……想干吗啊?
看着他费力地在自己的腰上一阵拉扯,赤西有些好笑,拍了拍他的头正要发问,身体却是猛地一颤,和也已经将头埋了下去。
长长的头发铺散在他的小腹上,只要低下头,就能看到和也的薄唇含着他的欲望努力取悦着的模样。
看得见的情色,比以往在暗之中摸索着的性爱来得更是刺激。
赤西只觉得头脑之间“嗡”的一声,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握住和也的肩头想要推开,却是在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下,不自觉地贴得更紧。

性爱方面的经验,他实在太过生涩,虽然口中说来大大咧咧无所顾忌,但真正有过的,却还只是和和也几年之前的那个模模糊糊的夜晚而已。
现在这番场景,一个人用嘴对另一个人近乎于虔诚的做这种事,他甚至是连想也没想过的。
这只乌龟,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呢?
念头才至,赤西心间一阵巨痛,已是明白过来——那个时候,他被迷奸,是不是就要被迫着做这样的事情?
“乌龟,不要这样拉……”用力钳住和也的下颌将他头抬起,看着他的唇边已是沾染了不少的浊液,神色有些空茫,虽知道会尝到自己的味道,赤西还是重重地吻了上去。

“仁……”好不容易从长吻的间隙里挣脱了出来,和也反身跪爬在了床上,将腰抬高:“紧进来,现在进来……应该会容易些的。”
话音才落,胸前一紧,已是被赤西环抱着翻了过来:“乌龟,我不喜欢那样的姿势……我要看着你的脸……”
和也嘴巴动了动,象是想说些什么却最终忍了回去。最后只是媚然一笑,伸手勾紧了赤西的脖子,将双腿缠上了他的腰。
后背位是男人的性爱之中最简单的,只用拥抱的姿势就可以进入,他大概也可以少疼一点。那些日子里他经历过他都知道。

而现在这样,腰部的负担固然很重,再加上赤西根本没有丝毫经验可言,要顺利做到最后,只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漂亮修长的手指在他双腿间的地方耐心地反复试探起来,赤西将脸低下,一下又一下的亲吻着只想让他安心。
轻轻地呻吟声中,和也目光掠向了窗外。
太阳已经全部落了下去,月光露出了淡淡的清影。
前戏若是再这样做下去,他所算好的时间必定是来不及;但若是不做,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赤西是绝不肯强来的。

思绪飞速转动,却在下一瞬被赤西轻咬上了鼻尖:“乌龟你不专心……在想什么呢?”
“没有!”摇了摇头,和也将身体微微抬起了些:“仁,把桌上木桶里的那些冰给我。”
“怎么,那些媚药让你很难受,还是热得厉害吗?”探手取了半块冰块放在和也的汗水淋漓额头之上,却见和也随手抓在手中,朝他一笑,已是慢慢地朝着自己的双股之间塞了去。
“乌龟,你干吗?”一时之间竟是没有明白过他的意图,回过神来的时候,和也已是眉头紧促,扭动着细腰,双腿将他缠的更紧。

“仁,我好冷……你紧,紧进来!”
冰块融化在最敏感的地方,因为冰冷而极是刺激。和也拼命抽着气,抖到不能自己。
欲望的前端才进去一些,入口的地方就裂开了,本该是红色的鲜血,却是被冰水稀释得几乎没了颜色。
一方面是撕裂的痛楚,另一方面却是火热的欲望在体内带来的暖意。
被凉意冻得抽痛的神经只是本能地想贴近温暖,那些噩梦打烙下来的记忆倒象是暂时抛到一边了。

“仁,再进来些,还是很冷……”不断深入的欲望只是将冰块向着身体内部的地方推去,寒冷的感知不断的加入,和也拼命张大了双腿,只想火热的力量能够探得更深。
“和也……”快感的侵蚀之下,赤西的神智也是恍惚起来。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着和也的身体在他的撞击下呻吟扭动,心灵上的感动竟是比官能上的亢奋来得更是汹涌。

又是几下抽动,和也的呻吟之声已是带上了淬泣之意。
冰块早已全融,初时的冰冷过后,已是化做温水随着抽插挤压的节奏缓缓渗出。此刻被完全打开的身体,已经被赤西完整侵入,敏感的一点被反复摩擦,和也竟也是第一次体会到了心灵和身体上的极至快感。

双腿之间的器官慢慢抬起头来,似乎只想着在他身体里的是赤西,都会开始兴奋。
有些羞耻地把手伸了过去,想在仁看不到时候偷偷解决掉。
赤西的手却是比他先上一步覆了上去,很温柔地抢在了前头。

“和也,真漂亮!”手指轻捻着那前端已经渗出液体的小东西,赤西看着和也的眼睛,赞扬的句子却是意味不明。
和也嘴唇微张,急促地喘息着。前后快感的双重冲击,几乎就快要要了他的命。

“和也,和也……”撞击的速度开始加快,赤西的汗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和也胸口,象是已经快要到达极限。
“仁,慢,慢一点……”
胸口被手掌包住,细嫩的乳尖被反复的揉弄下,已经羞耻地挺立了起来,双腿无力地挂在床沿的地方,越来越深的侵入让他再也忍耐不住的哭泣出声。
狂热的抽动之下,赤西对他的呻吟告饶,却象是根本没有听见。
“仁,好烫……你停一下好不好?”
冰块带来的凉意早已消失。身体相连的地方,在剧烈地摩擦下,象是火烧一般,压在身上神情有些恍惚的人,越来越用力的动作,却象是要把他的身体整个拆散。
“仁……真的好烫!”
实在是忍耐不住伸出手,软弱无力地抵在了赤西的胸口,下一瞬,却是被十指交缠地紧紧扣住。

“真的……很烫么?和也你不喜欢?”
被欲望灼烧得沙哑的呢喃声中,赤西牵引着与和也与他相缠的五指,已是摸到身体紧紧相练的部位。
和也一声惊叫,眼睛紧紧的闭上了。
“和也,马上就不烫了,我会让你舒服的……”
不停抖着的手指可以触摸到自己红肿不堪的入口,稍稍动一下,就可以碰到对方正被自己身体紧紧含住的器官。微妙真实的触感充满了难以言说的情色,所以即使赤西的声音带着温柔的抚慰里,和也的眼睛依旧死死地闭着,不敢打开。

隐约感觉到赤西压着他的身体稍微抬起了一点,然后是木桌之上一阵轻微的响声。
稍微缓解下来的压力,让和也偷偷把眼睛睁开,只是下一秒,看清楚是什么状况以后,和也血气直冲而上,面色通红,嘴唇嗡嗡地颤抖了起来。
“和也……”
赤西从木桶里随手捧出的冰水,正朝着身体相连的部位缓缓淋去。
“现在,好些了么?”
原本滚烫的部位上被骤然的冷却刺激,忽然降温的舒适,电击一般的感觉,让和也已经哆嗦着发不出任何声音。
紧含着对方欲望的部位,却因为肌肉猛的收缩而夹得更紧。
强烈地快意让赤西闷闷地呻吟出声,双手握住和也的双臀,更加深重地开始撞击。
怎么样的深入都嫌不够,象是要碾碎了对方的骨头,一直揉到身体里才可以。

身体碰撞的声音在空气里发出煽情的奏响,和也睁开眼睛,就能看到赤西失神而恍惚的表情。
如果只是因为单纯的想拥抱……为什么还会藏着浓烈的悲伤呢?
奇怪的恐慌和不安,就算身体展开,让对方进入到了最深的地方,也象是无法填满。

“和也……”
“什么……”明明知道对方只是恍惚之下本能般的呼唤,却还是忍不住应了一句。

“和也,答应我,今天晚上……今天晚上哪里都不要去了……”
“恩?”本已是即将随着身体一起攀上顶点的心,在赤西淡淡的问句中骤然冷却了过来。
眼前对着的那双眼,浓郁的情爱意味之下,更深的地方却是藏着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清醒。

仁,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原来什么都瞒不过你……
从下山,集,到施用媚药,再到现在这副模样,不过也只是你布的一个局。
你武功尽失,所以就用自己的身体拖住我……半天的爱欲缠绵,原来只是你不想让我去而已。
那自己双腿大张,呻吟浪荡地这副模样,在他眼里又算是什么呢?

“和也……”柔声的问句依旧没变,却是多出了企求的意味在里面:“答应我,和也……今天晚上,哪里都不要去,明天我们回到山上,以后……以后我们都这样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断断续续的句子,在高潮濒临的时刻听起来有点模糊,看着和也不置可否只是一再呻吟着的模样,赤西手下使劲,将他已经到达顶点地欲望箍紧。
得不到发泄的身体痛苦地扭动了起来,和也开始拼命地喘息:“仁……仁你放手!”

“和也,你答应我……”
手中的劲力没有丝毫减弱,贯穿在和也体内的器官却是逼迫般的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

身体上的威胁与折磨——和也本是以为赤西这辈子都不会这样对他的。
头高高地仰了起来,以防止某些液体从眼眶滑落出去。
早就已经告诉过自己,不会再流眼泪的。
和也微微地挣扎了一下:“好,我答应你!”
话才落音,赤西已经放开了手,和也短促的一声尖叫,终是得以发泄。
而双股之间一阵温热,赤西也在同时,拥紧了他的身体。

“乌龟,”短暂的一阵静默之后,和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赤西一把拉住他的手腕:“乌龟你还在流血,怎么不休息下?你……你要干吗?”
“我要干吗,仁你不是很清楚吗?”轻轻地一声冷笑,和也已是将头别了过去:“虽然再床上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过,总算还来得及!”

“乌龟,你答应过我的……”赤西眼瞳一阵紧抽,还待说些什么,胸膛之上一阵巨痛,嘴角有血液流出,已是再也说不下去。
“是么?”和也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右手,仿佛刚才的那一掌不是自己打出去的。
“仁,我是答应了你,可是我也答应过我自己,如果他们不都死掉,我这一辈子,都会一直做噩梦的!”

慢慢地退到墙边,和也有些费力地将裤子套了上去。
红色的血迹和白色的精液顺着大腿一直流,一切又象是回到了三年之前,赤西人事不省之时,和也第一次把自己给他时候的情形。

“仁你都知道了,对不对?我其实也并没有要打算瞒你很久……你对药理那么在行,我给你一次又一次地下迷药让你入睡,你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你宁愿装傻,宁愿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偷偷跟在我后面,最后到达树林的时候看到了山下和斗真的死状,你还会一直装下去是不是?你从手越死的时候就知道了是我,偏偏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

“你想护着小亮,所以你知道我今天会出手,就用这样的方式来拖住我,可是没用的,仁……
锦户亮和内博贵我一个也不会留!”

“今天晚上,你无论如何不要再阻我,过了这一晚,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会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你……然后我会跟你回山上,仁……那个时候,我们会真正永远的再一起,不会有任何人再能拆开我们了,真的!”

没有人再回答。
闷闷地一声响,房间的门终是在和也踏出之后,重重地关上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5/23 16:13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0) | 引用(1) | page top ▲
<<杀阵16(上+中) | 回首頁 | 杀阵(13—14)>>
回應
回應本篇文章












悄悄話(只有管理者可以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orongrong.blog67.fc2.com/tb.php/22-2321a90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管理人の承認後に表示されます【2012/10/28 12:05】
| 回本頁最上方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