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
小笨养龟日记(上)
《小笨养龟日记》

——我偷偷记录下的每一个字,都只是想把那些琐碎的生活说给你听。
因为我爱你,我想和你分享每一天的心情。



2xxx年x月x日 天气晴
医生偷偷地告诉P,那样的症状叫做幻听。如果有可能的话,一个星期里面最好能抽出两三天到他这里。

我蹲在一边的软椅下很认真地啃指甲,然后耳朵边都是指甲被咬断时候“各蹦各蹦”的声音。医院里到处都是被刷成淡蓝色的天花板和墙壁,走到哪里都是静悄悄的。护士姐姐从我身边路过时也只是看着我微微地笑,没有人大声说话。这样的安静让我很不舒服,所以我才会拼命想了个这样的方法弄出点声音来。

其实我不喜欢啃指甲,一点也不喜欢。那种被牙齿咬出来的指甲边缘毛毛糙糙的,会让人从心里痒起来。以前指甲长了,都会有人拿着指甲剪很耐心地一个一个帮我修剪整齐,然后我看到那种干干净净的指甲盖,就会觉得很开心。

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我挠了挠头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
然后我看到P带着一脸为难的神色,偷偷地把眼睛瞟向我。我立刻扭过脖子,装做很专心地去看窗台上那盆绿色植物的叶子在风里被吹得摆来摆去。

P轻轻叹了叹,把头扭了回去,声音放得更低,象是在和医生偷偷地商量着什么。
他们大概以为我什么都没听见。
但事实上,我的耳朵很好,我什么都知道。
小笨养龟日记 (上)

“仁,你过来!”隔了很长一段时间,P开始朝我招手,示意我过去。我磨磨蹭蹭地走了几步。
从P的侧脸稍稍瞟过去,就能看到站在他背后穿着白大褂戴着框眼镜的男人正眯着眼睛很严肃地打量着我。
手心里面有汗浸出,我忽然就有点害怕起来。

“P,恩……那个……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扭着衣角,努力让自己的说话的声音听起来不要那么奇怪。
“马上!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只是仁,你先过来,医生想和你聊聊,好不好?”
P的手掌伸了过来,握住我。贴紧的温暖让我有了些许勇气,抬头看他正冲我很鼓励的笑,我咽了咽唾沫,好象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赤西……赤西君是不是?”
医生开口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很是和蔼,但我半藏在P身后,依旧没有放松警。
“你……你怎么知道的?”我小小声的嘀咕了一下。
“因为赤西君以前所在的组合……啊,因为赤西君是很受欢迎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P在医生的话说到一半时,似乎有狠狠地丢了个眼色给他。
我挠了挠头发,想了半天,也都不能明白他这个句子的意思。

“P?”我只有把头扭过去向他求助,他冲我笑着摇了摇头,笑容里有我所熟悉的宠溺和怜惜,可我也明白那个笑容的意思——通常他这样对着我笑,就表示他并不打算对我的问题有所回应。
我有点委屈地咬了咬嘴唇,把头慢慢低下了。
我想,P会这样敷衍我,大概因为我是个很笨的人。而脑子很笨的人,对于很多事情总是很难理解的。
大概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很多的安排,他并不向我解释,但我知道他是我最好最好的大亲友,他做这些事情,必定是为了我好,也必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

比如有段时间,他把站在我家门前那些眼睛哭的红红的女孩子全都很粗暴的走,把她们送过来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相册,CD都统统扔进了垃圾筒里——其实P是个很温柔的人,我都不知道他在那些女孩哭着吵着要见我的时候,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脾气。
也比如他很少让我出门,即使偶尔带散步,也是选天色偏晚的时候,走一些人迹冷清的小径。P说,人太多的地方空气污浊,对我的身体不大好,可是在那些只有虫鸣鸟叫的地方走来走去,真的是件很无聊的事情。
再比如今天,他事先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就把我带到了这家医院,说是要和医生谈一些重要的事。从踏进门的那一瞬间我就开始全身发凉,脑子里一直一直地晕。

看着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从我身边匆匆走过,就会让我莫名地紧张起来——好象类似的片段,我有在哪里看过似的。
P他不知道,我是真的真的很讨厌这里。

“赤西君……”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紧回过神来——是那个戴眼镜的医生在说话:“听山下君说,赤西君养了一只……恩……我的意思是赤西君有一位乌龟朋友,是不是?”
我沉默着不说话,把手从P的掌心里抽了出来,心里有点怨恨。
P为什么要把这个也说给他听?
“赤西君?”得不到我的回应,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提高了声音叫我。
“不是乌龟,是小龟!”硬邦邦地甩了个句子出来,我只想惹恼了他,然后紧放我回去。

“哦,哦,是小龟……”他轻轻地笑了一下,开始翻动手里的资料本。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心里的愤怒更大了。
这样的笑容……那样的笑容!!!!!!
你也把我当笨蛋吗?
“那……最近赤西君经常会和小龟,会和小龟他……说话,是不是?”
他问这个句子的时候,放下了手中的资料本,看向我的眼睛精光闪亮。
但我已经顾不上害怕了。
“是!”我气臌臌地吸了一下鼻子,很大声地回答他:“我经常和小龟说话,我们会整个晚上的躺在一起聊天!虽然……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偶尔也会敲我的脑袋说我笨……可是,可是……”
我的声音慢慢小了下来,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说得太多了。

那个穿白大褂的人……他为什么要问我那么多和小龟有关的问题呢?刚才他和P说话的时候,我就隐隐约约有听到的。可那些零零碎碎的细节,都是我私有的珍宝,我不想说给那些不相干的人听!

“P!P!”我不想再和他聊下去,开始很烦恼地拖P的手:“我要回家。小龟中饭就吃了一点点,现在这么晚了,他会饿的!”
“仁……”他勉强被我拖动了两步,脸色有点骇然:“先把医生的问题回答完好不好?”
我又用力拖了拖他,看他依旧不动,我索性一摔手,赌气地蹲到了一边去。

“赤西君你刚才说,小龟和你在一起……那你的意思是,小龟不仅经常和你说话,你们之间也经常……也经常见面吗?”又是那个讨厌的医生,和P一样都是脸色怪怪的样子,说点话却是吞吞吐吐的让我很没有耐心等下去。
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欢他用那么奇怪的口气叫小龟的名字。
“P,你到底要不要走?”我恶狠狠地喊了出来,终于是发了很大的脾气。
这个家伙,平时明明也是很喜欢小龟的……

“好好,我们走!”P象是被我吓住了,紧跟在了我的身后。
白大褂的医生还是好脾气地朝我笑着,从抽屉里面拿了几块看上去很好吃的糖果塞在了我口袋里,然后朝我挥了挥手。
那一下我忽然对自己发那么大的脾气觉得有点歉疚。
“那个……我和小龟经常见面,是因为我们住在一起……”摸了摸口袋里的糖果,我决定在出门以前,还是把刚才没有回答的这个问题说给医生听:“如果不下雨,每天晚上,P和我都会带着小龟一起去散步的!”

“山下君,是这样吗?”
“是……”
我不知道P在回答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为什么就忽然红了起来,所以我踮了踮脚努力把他的眼皮拨开。
“P,你是不是眼睛进沙子了?”我把脸凑近,轻轻地朝他的眼睛里吹气。
以前我眼睛进了沙很疼的时候,小龟就是这样做的。
“笨蛋……我没有……”他把头别开,不看我。然后我看见细瓷铺成的地板上,有很突兀的水滴“啪”的一声就落了下来。
山P今天……实在是很奇怪呢……

不过我已经没空去多想了,只是拉着他的手开始拼命地把他往外拽。
“走拉!P,回家给小龟做饭去!吃完饭,我们还要去散步,昨天就有约好了的!”
想着昨天散步回来,小龟很开心地在我的脖子那里呵气,非常非常温柔的样子,我的心情忽然就兴奋起来。
“好的,仁,我们回家……”
P终于把脸转向我,眼睛有点红,嘴角却是扬了仰。
我看得有点呆——P笑起来的样子,真的是非常非常好看呢。
不过小龟……小龟笑起来的时候嘴巴翘翘的,是不一样的可爱。

我就这么乐呵呵地想着,然后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过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5/21 13:26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小笨养龟日记》(完结)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小笨养龟日记(中) | 回首頁 | 实验>>
回應
回應本篇文章












悄悄話(只有管理者可以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orongrong.blog67.fc2.com/tb.php/2-b93136b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回本頁最上方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