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
《感染》(13-END)
第十三章
等待和也康复的日子因为迫不及待的心情而变得格外的缓慢,我几乎是每隔几个小时就会抓着他的小胳膊凑到太阳光底下,仔仔细细地看上一番。

“被感染的皮肤颜色和昨天相比……好象又浅了些呢,和也……和也你有没有觉得舒服一点?”太过强烈的期望让我象是得了强迫症,老是蹲在他的面前一遍遍反复确认着。
“BAGA,你太吵了……哪有那么快啊!”山下实在是忍不了我的唠叨,抓着我的后领就把我扔到了一边去,然后走到和也身前,轻轻揉着他的头发:“除了体温稍微偏高了一点,别的生理指标都在慢慢恢复正常,和也你不用担心……还有啊,那几只用来做实验的小狗都已经完全康复了,你应该也很快的!”

山P这家伙……不仅很会说话,而且还很偏心!为什么对着我的时候都没个好脸色,一转身对着和也却能温柔得要人命。
难道是哄斗真的次数太多,所以给一点点磨练出来吗?
我很怨恨地看着那只乌龟仰了个脖子对着山下微笑,一脸很受用的表情。

“仁……”过了好一会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小乌龟总算把我记起来了。
我朝着山下一瞪眼,飞快地凑了过去。
“仁,你不要老是这么紧张的样子啊……抗菌体很有效,你自己也知道的!”他把双手环着我的腰,把头埋进了我的胸口。
这只乌龟最近好象很主动……以前当着外人的面他总是脊背紧绷很羞涩的样子。
山下那家伙似笑非笑地站在那里,居然也不知道回避一下,真刹风景。
既然你要看免费小电影,我自然也就不和你客气。
慢慢地蹲下身去,我把那只乌龟的脸颊捧了起来,鼻尖蹭着鼻尖地朝他吹气:“既然有效……那让我亲一下当奖品!”

半开玩笑半当真的一句话,这种时候说出来完全是为了刺激山下同学。
没想到那只乌龟呆了半秒,竟是真的睫毛抖了抖,把嘴唇轻轻张开了。
啊?
我……我只是说亲亲脸颊而已,没想要那么多的。
乌龟今天是不是心情特别好,所以那么慷慨的送福利?
事出意外的喜悦让我有点紧张地把他的头扣住,小心翼翼地把嘴唇贴了过去。
山下同学站在背后很夸张的打了个响指,但是我已经惊讶到没心情去计较了。

小乌龟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热情?
双唇才碰在一起,他细嫩的舌尖就已经迅速地从我的双齿中挤了过来,拼了命的纠缠吮吸,象是要把这段时间所耽误的都一次性补偿回来似的。
我略略偏开头,心里有点疑惑地想看他的表情,下一秒却又被环住脖子紧拉了回来。
“仁……”他的喘息的间隙低哑地叫我的名字,双手插进我的头发里,暧昧的明明白白,即使旁边还站着满脸尴尬已经决定要开始回避的山下,他都象是全不介意。

我给他打的那种抗菌体,好象……好象没有催情成分吧?
耳边听到“咚咚”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纯洁的山下同学终于在失血过多以前识趣地走开了。
“仁……你很久没有抱过我了呢!”他的吻啄到了我的耳边,催促的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打死我也没想过他会在大白天的和我说这种话。
而且这个所谓的“很久”以前,我也只抱过你一次而已吧……
臭乌龟,你以为是我不想吗?

怨恨地在他的脖子上咬了几下,伸手把他细细的腰抱紧。
“等你康复了,和也……”我喘息着咬住他的耳垂:“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不想做到一半你就滚到乌龟壳里晕过去……”
他低笑了一声,从我的吻下躲开,慢慢把头垂下去了。
那一瞬我忽然觉得他很难过,象是那些热情已经消耗了他所有的勇气,忽然冷却下来以后,一切就变得空空荡荡的。
“和也?”我有点手足无措地叫他。
“怎么了?仁?”他把脸贴在了我的手掌上:“你说的没错啊,等我康复了,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可以再一起的!”
小乌龟还真会措辞啊!
我拍了拍他的肩,准备抒情一下说点好听的,和他展望一下美好的未来。
敲门声偏偏不和适宜地又开始响。

山下啊山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识趣!!!!!!
我很无奈地朝和也摊了摊手,然后一脸郁瘁地去开门。
“干嘛!”看着他偷偷摸摸朝里瞄,一副想看又忍笑的模样我就来气。
“恩……那个……说好今天去看小亮的。时间好象已经差不多了……我只是过来和你说一声,要是你不方便,可以继续忙,我不打扰……”
忙你个头!山下你那颗漂亮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呢?
我朝着这家伙重重一敲,顺手把挂在一边的外套披上了。
“和也……我们去看看亮,很快就回来!你要累了就先睡。”
“恩……”那只乌龟在剧烈地咳嗽,一直用袖子捂着嘴,听到我说话,只能勉强地点了点头。

“怎么咳成这样?BAGA……你刚才吻得太久了吧!”山下还真是很八卦。
“才不是……”我懒得和他多说,伸手去关门,转身的那一瞬间,看见和也抬起了头,可是袖口依旧紧紧地捂在嘴边。
难道真的是我刚才吻得太热烈了吗?还是……还是我接吻的水平依旧不合格?

一路上都在因为这个问题而思绪纷扰,对山下的问话处于呆滞状态,一直到那家伙忍无可忍地停下脚步问我到底有没有决定给亮带点什么吃的过去,我才“啊”的一声醒悟过来。
这次说是去看小亮,不如说是去给小内帮忙。
可怜的锦户亮同学上次因为私自动用信息实验室的核心设备进行数据库入侵导致了他们组其他的课题项目集体瘫痪了3天,而被上面很恼火地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
虽然说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干,我和山下都已经见怪不怪,但这次无论如何他也是为了帮和也才被上面发现的。
尤其是被关这么长的时间对他来说也算是第一次,没有小电影看,又没有小内同学调戏的亮一定会憋出病来。
而且禁闭室那些粗糙的食物对于挑剔的亮来说一定是宁愿饿死也不愿尝试的。

还好小内是嘴巴乖巧讨人喜欢的好孩子,三言两语总算骗得上面点头可以允许他给亮送晚饭进去。
为了表达对亮的感激和景仰,好几天前我就拍着胸脯说关禁闭期间他的晚餐种类由我全权打理。
谁想到才第一天,我就把这个事情抛到九霄云外,最后还是被山下给提醒的。
小亮我对不起你……

走进亮的房间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围着围裙满手面粉的小内。
这样是很贤惠没错……可是,可是围裙为什么还是粉红色的?虽然说配在甜美可爱的小内身上也还算好看,但我还是对亮的这种恶嗜好不敢恭维。
“P,仁……你们都来了啊?我正在给亮做水晶蟹肉饺,一会给他送过去。”
我和P对看一眼,心里都很不平衡。
为什么关禁闭的人居然还有这么好的待遇?

“小内,要帮忙吗?”我一边卷袖子一边感叹小亮命真好。
“这里没什么了,要不你陪我去我的房间拿一套杯子好不好?”他朝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也知道,亮很挑剔这种东西的……”
我额头上青筋跳了跳,P干脆就直接重重地叹了出来。
他很挑剔你就这么惯着他吗?做吃的就不错了,居然连喝东西的杯子也要全套的?
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啊?我怒!!!

一路怨念地跟在小内身后,穿过了几条走廊到了他的房间。
“你们等一下,我去拿!”他指着沙发朝我们点了点头,开始弯腰在柜子里翻找。
P开始拿起小亮和内的合照仔细研究,企图找出点可供夸张的八卦,我百无聊赖的伸了个大大懒腰。

“恩?”手臂垂下去的时候碰到了某个毛绒绒的生物,好象还伸出舌头舔了我一口。
我有点好奇的把那团东西从沙发底下给拎了出来。
眼睛圆溜溜的一只狗,龇牙咧嘴的表情还挺熟悉。
“小内……你也喜欢养狗啊?”不知道为什么问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会莫名“咯噔”了一下。
“才不是……我对皮毛很过敏的……可是亮说是朋友放在他那里养他常常忘记给这只狗吃饭,所以就放到了我这里!不过看他那个样子亮和他的朋友应该早就不记得这事了吧……PIN这可怜的小东西……”

“PIN?你说这只狗……叫PIN?”那一瞬象是被雷击中,我一把把小内狠狠拽紧。
山P先是很奇怪地看着我,然后慢慢的,眼睛里也有了恐惧的神色。
“是,是啊……叫PIN,亮给我的时候是这么和我说的……仁,仁你怎么了?”
我松开拽紧他衣领的手,把那只狗的前爪扯了过来。
“汪汪”的抗议声叫得很大,我觉得我的心脏已经快要爆炸了。

没错……是PIN……
前爪的地方那几道在生化禁地玻璃划伤的细小伤口虽然已经愈合,可是留下的疤痕还隐约可见。
可是……可是这不对……
为什么它还这么新鲜地活着?和也不是通过他才被感染了的吗?
它应该……它应该和我们用来实验的小狗一样,早已经皮肤全的死掉才对啊!

一时间,各种片段开始在我的脑子里光速般的回放。
承认了误闯生化禁地的和也……
两份完全不一样的细菌实验报告……
莫名烧毁的生化实验室……

对了!对了!
我的心里渐渐一片明晰,可是巨大的恐惧却让我甚至没有继续站立的力气。

“P!是泷泽……一定是泷泽!”
我知道我现在带着哭腔的声音听上去一定很可笑,可是我宁愿山下耻笑一声然后摇着头把我否定。
可是他只是震惊又绝望地看着我,
只一眨眼,眼泪就已经先我我一步快速地流下来了。





























第十四章(END)
“为什么……”
“赤西你既然都想到了,又何必……再来问我呢?”

光线冷暗的实验室,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进来的。
泷泽静静地坐在宽大的实验桌前,细细抚弄着手里一只色盒子,对我的来临象是毫不惊异。
开口说话的前一秒,我还在拼命说服自己所有的残酷都只是美好结局来临前的一个噩梦,可是山P极力支撑着我却依旧簌簌抖着的身体,却真切地提醒着我现在所面对的一切,都已经是无可逃避了。

“我不懂……”我开始拼命地摇头,试图推翻已经近在咫尺的真相:“和也,和也他还那么小,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做错了什么?”低哑地一句重复,泷泽一直垂着的眼睛终于看向了我:“赤西你那么聪明,难道还没想到吗?”
我,我应该想到什么?

“那孩子……他瞒着我,偷偷进入了只属于我和小翼两个人的地方……小翼被感染了以后,就不愿意再见外人了,临死以前,他宁愿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孤零零地过了一个月,就连我……就连我他也不要见!龟梨和也,他怎么能……他怎么能就这么闯进去,和那只该死的狗一起把属于我和小翼的地方弄的一团乱,然后……然后还看到了小翼的脸?”
我怔怔地看着泷泽堪称绝美的五官被愤怒和怨恨扭曲得不成模样。

“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那天听说他感冒了,我去看他……结果他说他都看见了,他说他会帮我的忙……等到合适的抗菌体被配置出来以后,小翼就不会再那么难看了……哈哈,小翼难看?他居然跟我说小翼难看?他居然敢跟我说这种话?他以为自己那个样子就很美吗?不可饶恕……”
就……就因为这个?
“就因为这个,我一定要他为自己说出的那些话付出代价!”
他咬着牙恨恨地诅咒着,终于站了起来,那只色的盒子依旧紧紧拽在手里,嘴角却挑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那个时候,我正在研究一种新的病菌,本来是要在下一次生化战争的时候,奉送给那些害死小翼的人的……我正在为找不到合适的实验品而发愁,那孩子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你……你说什么?你自己在做细菌实验?”虽然已经揣测了大概的部分,可是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朝着更让人肝胆惧裂的方向进行。
“是啊……效果很好,是不是?”他顿了顿,眼睛眯了起来:“那些人怎么对小翼的,我就会十倍一百倍的都还回去!才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那孩子身上就开始有反应了,比我想向的还要快很多……”
“你的意思是……和也并没有被PIN感染?你骗他……难道你一直都在骗他?”
“你说呢?赤西……?”他上前一步,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轻笑了出来:“那个孩子告诉我,感染了以后,你们两个还在一起做爱呢!看他紧张成那个样子,一直都在问我如果用了安全套是不是就没事……可是赤西,那样的皮肤,结构组织都已经全部病变溃烂,我每次给他打针的时候摸着都觉得会做噩梦,你居然还能抱得下去……”

“你这个混蛋!”在我有所反应以前,山P的拳已经愤怒地挥出了。
泷泽的身体趔趄了一下,手里的色盒子猛地摔了出去。倾洒一地的白色粉末,夹杂着焚烧过的色焦碳。
“小翼……”他一直冷酷的声音终于在那一刻惊恐地焦灼起来,趴在地上拼命地把那些粉末搜拢在一起。
翼?翼不应该是在那副巨大的水晶玻璃棺里吗?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东西?

“都是他的错……都是龟梨和也的错!!”满地的粉末被微风扬起,细细碎碎的都飘开了去,泷泽在每一块地板的缝隙里拼命摸索着,声音里带上了惶恐的哭腔:“我又没想他死,我只想他尝试一下被细菌感染的滋味,别在乱说话,然后就让他康复的……他偏偏要和我做对,偏偏要自己研究抗菌体……他和翼感染的细菌不一样,实验报告的偏差越来越明显……他竟是坚持要自己来做实验!我不能让他那么快就发现我在骗他,我很害怕……所以匆忙放火烧了实验室……可是我竟是没有来得及把翼的尸体给救出来!再进去了的时候,就什么都没了……只有这些骨灰,只有这些骨灰而已……”
他摊开双手绝望地坐在了地上,看着满手沾满却永远无法再聚拢的粉末,痛哭失声。

“你刚才说……你可以让他康复的……你自己细菌实验,一定有合适的抗菌体的是不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是冲到他的身前拽着他的衣领,促声问着。
“有啊……”很长很长的等待,他整个人象是已经掏空了,半晌才抬起头朝我呆呆的一笑:“可是赤西啊……你想想你按照小翼感染的那种病菌配置了抗菌体给他打了进去,会是什么样一个结果呢?”
我的手已经无力再抓紧,可是他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劝过你的……我叫你不要着急!在等上一段,我只想再看看后期的反应而已……现在什么都晚了,细菌相互作用以后的病变谁也控制不了!赤西……你的小情人是你自己害死的……你自己亲手害死的!呵呵……”
泷泽的声音,空空洞洞的,却在句子的最后“咯咯”地笑出声来。
“小翼……小翼你连骨灰都不肯陪着我……那我该去哪里找你呢?”
他的脸小心翼翼地贴在了地板上,对着那些粉末轻轻地蹭着,眼神已经完全迷失了。

“仁……你别听他乱说,我们有机会……我们还有机会的!”
山下抓着我的肩膀,尖利地叫我的名字。
他就是这个样子,每次说谎话就会抖得不成形状。
我微微摇了摇头,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P,快12点了,我想回去……明天,明天就是和也17岁的生日呢……”









Infection (end)
回宿舍的时候正好上午夜12点的钟声敲响。
真好,和也17岁的生日我有陪在他身旁。

睡衣,被单,袖口的地方都是星星点点的红色——咳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可是到了现在,他现在应该是再也没有力气遮掩了。
和也,生日快乐!
我坐在床边,抚摩着他柔软的刘海,低头在他额上轻轻一吻。
“我17岁了!”他环住我的脖子,想了想,裂开嘴唇“咯咯”地笑了出来。

咳出来的血沾染在我的下颌,然后顺着脖子,胸口一直流,又热,又湿,好讨厌!
我把嘴唇堵了过去,不要那些腥热的液体继续流出来。
他低声笑着一直扭着头躲。臭乌龟,又不是第一次接吻了,你害羞个P!
热吻了半晌,我凑到了他的耳边,把声音放得低低的:“小乌龟,17岁的生日礼物……你想要什么呢?”
他抬起眼睛看我,晶莹的瞳孔衬在灰暗的脸上闪亮如星。
坏孩子……真以为成人了就可以用那么诱惑的表情吗?
不过如果你喜欢,那么……一切如你所愿。
我抿着嘴角朝他笑了一下,低下身体开始认真地解他的睡衣。

小乌龟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四肢放松得让人心疼。以前那么多相处的日子,我也就抱过他一次而已。而那一次,他紧张又僵硬,满心的不安的负担,只差缩进乌龟壳。
所以这一次……这一次……小龟我一定会很温柔的。
吻他胸前小小的乳,吻他侧腹上瘦瘦的肌理。
虽然知道他的皮肤溃烂成现在这样已经不怎么会有感应了,但是我依旧吻得很用心。
铺陈在我眼前的是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更珍贵的宝物,让我怜惜得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的双手顺着我的头发来回撵着,一直都在轻轻的微笑。

吻落在了他的腰间,我把头抬了起来,然后试探着把手触了下去。
“小乌龟,这里……这里还有没有感觉?”
他很别扭地瞪了瞪我,皱着鼻子把双腿并紧。
原来重要的部分,还是很敏感的啊……我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拉低他的睡裤,把头埋下了。
“仁……不要……不要这样!”小乌龟今天第一次抗议行为,不过反对无效!
我把他胡乱挥舞着的手抓紧,继续在他的双腿间慢慢轻吻着。

清涩的器官很快就立了起来,象小小的生物在一下一下轻轻地颤动。
“和也……它热起来了呢!”我的嘴巴只用来说了这么一句废话,就开始做更有用的事情。
用我能想到的最温柔的方式取悦他。
“仁……真的不要!好脏的……”他唧唧咕咕一直在哼,双腿到是很诚实的越并越紧。
“好吧,不要就不要……”
慢慢离开他最敏感的部分,我顺着他的腰线重新吻了上去。

他一直拉着我的手,一点点曲起膝盖,把双腿尽力地打开了。
“小乌龟……你很着急啊!”我跨在他的腰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说些疯话来欺负他。
他从喉咙里哼了个细细的调子,然后把眼睛闭上了。
虽然已经完全看不出肤色的变化,但空气中滚烫的温度让我肯定他在脸红。
臭乌龟,装模做样地想勾引人,结果还不是这个死样子。

我看着他的瘦瘦的脸,满心都是柔软的感觉。
然后我把骑在他腰上的身体慢慢慢慢地抬起来了。

“仁!仁你要干吗?”动作才做到一半,小乌龟光速睁眼,哑着个嗓子叫得惊天动地的。
“没干吗……送礼物啊。还有,我有给你用安全套,不会有事,别担心。”我勉强应了一声,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和他多废话——这样的体位要让他顺利进入我的身体,还真是……好困难。
“不要!不要!仁你都没有这样做过……会疼,会疼的!”
他这次看来是真的惊惶起来,拼了命地扭来扭去,就想把我从他腰上扯开。
真麻烦啊……
两人身体接触的地方才进去没多少,我已经疼得满头是汗,还在考虑下一步怎么办,这只乌龟怎么吵个没完没了的?
试着用手指把下身入口的地方撑开了些,然后尽力贴近他的身体。
有轻微的布帛撕裂般的声音,然后是粘稠又湿润的感觉。

“仁!你这个BAGA……你流血了!你下来……下来好不好?不要这样!”刚才还装得风情万种的小乌龟呜啊呜的开始哭,真难看。
我也实在是疼得厉害,只有喘息了几下靠在了他的胸前。
“小龟……你的成人礼……你不是一直想这样试一试的吗?别当我不知道……”
他搂着我的脖子呜咽着。
“如果是你……我不介意的啊小龟,你不是也疼过吗?”
脖子的地方湿漉漉的,这家伙该不是连鼻涕都哭出来了吧。
我边忍着疼痛还要边安抚着他,真不公平!

“小龟……小龟你要不要动一下试试?”等他哭够了,我开始很情色地在他耳朵边吹气。
他的头还是没抬起来。这家伙,真难伺候……
“动一动嘛,小龟……很舒服的……”为什么我要那么积极地劝他吃大餐,而且大餐还是我自己?
半天不见反应,老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看来我只有自己来了。
“小龟……小龟……”边喊着他的名字,边尽力在他身上摆着自己的身体。
这个姿势还真是……很辛苦啊。
感觉他埋在我身体里的部分又膨胀了几分。

“仁……“终于他舍得把头抬起来了,一张脸上哭的乱七八糟的。
“怎么样,要不要自己动动看?”我抱着他的腰在床上滚了一圈,主动躺到了他的身下去。
姿势的骤然变化带来了相连部位的迅速摩擦,我们的身体都重重地抖了一下。
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已经快到极限了。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他俯在我身上,一动不动,只是怔怔地看着我的脸。
我的心沉了沉。
小乌龟……小乌龟你该不是连这样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吧?

“仁……”
又来了,这孩子今天怎么吞吞吐吐的啊,有什么话你说啊。
我也缄默,等着他的下一句。
“仁,我爱你!我17岁生日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仁,我爱你……”
他伸手在我的脸上慢慢的勾勒了一便,象是要把我五官的形状刻在心里似的。
然后他握住我的腰,慢慢地开始抽动了起来。
我能想象到的,最体贴最温柔的姿势。

我的和也……现在在他在我的身体里面,和我紧紧地连在一起。
他说他爱我,他在成人的生日上祈愿,他想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小乌龟,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我的呢?

细细地一声尖叫,他终于汗水淋漓地软倒在我胸前了。
慢慢退出了我的身体,我很小心地把他抱了起来。
谁也没有再说话,从深夜到清晨,我们就这样毫无间隙地紧紧搂在一起。
“仁……你知道吗?在冲绳的那次,你吻了我……我的心一直跳一直跳,翻了整整一个通宵都没睡好,后来到了天蒙蒙亮,我偷偷从帐篷里钻了出去,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
“我看到了太阳正从海的那边升起来……然后漫天的朝霞,都是淡紫色的……”
越来越低地声音带着幸福地憧憬。
我的小乌龟弯着嘴角合着眼睛,终于在我怀里,沉沉睡去。


和也的葬礼被秘密安排在了三天以后,我们没有惊动任何人。
亮破例从禁闭室提前放了出来,看到和也尸体的时候还是不愿承认。他是关西的热血男生,我从来没有见他哭成那样子。
小内给和也画了个很漂亮的妆,把他所有溃烂的肌肤都遮掩了起来。
粉粉嫩嫩的小乌龟躺在那里,嘴巴弯弯的,象是在做美梦的傻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的大餐享受的很爽,让他一直都保持着这个模样。
我托着个下巴一直一直地看着他。

山P眼睛红肿地一直跟着我,连睡觉都守在我旁边。
他实在是很烦啊,我这么大个人还不会照顾自己吗?
我知道他怕我在和也的葬礼上做什么傻事,其实我不会的。
和也他长到17岁,从来没什么人真的爱过他,他没有享受过任何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所以在他最后的葬礼上我会让他安安静静,绝对不会和他捣乱。
何况象我这么高智商的人,又怎么会和那些BAGA一样当着一群人的面要死要活,拉拉扯扯呢?

一个人真的铁下心来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真的是什么人都阻止不了的。
我瞥了瞥守在一旁紧盯着我的山P,偷偷地笑了一下。
P啊,虽然你一直说自己比我聪明,可是我这次毕竟还是嬴了你。
或者从某些方面来说,我的确是个BAGA。在遇到和也以前,我以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一个人用生命去做交换的。
能在我过去的日子里有你,有亮,我是真的真的很开心。

可是,我爱上了和也,我遇到了生命中的不可抗力。
感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可是我想这种叫爱情的病毒我无法抵御。
这几天我一直一直在想,试图找到解救自己的抗菌体。
我想象着在没有和也的日子里努力生存,可是光想着,就已经让我感觉无能为力。
我不仅是个BAGA,还是个很固执的人,固执到……我总是会去做一些任性又让人头疼的事情。

所以P,亮……对不起对不起……
还有和也……这个秘密我连你也没有说,你会不会很生气?
那天和你最后一次做爱的时候,给你用的安全套其实被我偷偷弄破了。
后来害怕速度不够快,和你接吻的时候,我也有把自己的嘴唇偷偷咬开。
精液,血液之间的细菌感染都是光速,这点我知道得很清楚。

想到这里,心情很好,我摊开了手脚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窗户的玻璃亮闪闪的,太阳好象快出来了。
我扭过头去,把眼睛眯了起来。

漫天的淡紫色,很绚丽的样子,大片大片都是被渲染的鲜活和美好。
那只乌龟在冲绳海边看到的朝霞,就是这样的吗?上次话只说了一半,真是吊人胃口。
不过我不着急啊,和也,答案总是能知道的。
偷偷看了一眼手腕的地方,皮肤已经在这三天里面飞速地黯淡了下来——我演示得很好,没有任何人知道。

小乌龟,我想我们很快就可以在见面了。

——The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5/21 13:59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感染》(完结)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搬……搬不动鸟…… | 回首頁 | 《感染》(9-12)>>
回應
回應本篇文章












悄悄話(只有管理者可以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orongrong.blog67.fc2.com/tb.php/13-2a5ba67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回本頁最上方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