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
杀阵16(上+中)
杀阵 (16上)

月下霜。
半年一季,夜中开放。

绽放之初,馥郁芬芳,极尽妍态。待到月上中天之时,却是色彩转枯,如覆寒霜,片刻之间就会败落下来。
但若是此时,小心采摘,引花蕊入药,那便是世间少有的镇痛良剂。
几年之前,赤西体内药毒频繁发作,和也就不止一次的偷偷在后山独坐至深宵,等待月下霜花开,而心中所想的,不过是能及时把这味药引送到斗真手中,配置成剂之后,让仁身受的痛楚稍微减轻一点而已。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5/23 16:15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17) | 引用(1) | page top ▲
杀阵(15)
第十五章
天气开始一日比一日更见炎热,满山都是夏蝉此起彼伏,不见停歇的躁响之声。
而赤西的精神状况,也象是被太阳烤得融化了一样,整日都是止不住的疲态和倦意。

“好想睡……”才放下饭碗,就是一个长长的哈欠,赤西揉了揉眼睛,自己也有点困惑起来:“怎么搞的,明明两个时辰之前才起,居然吃了个午饭又开始犯困,难道我真的是闲出病来了吗?”
和也抿起嘴角,也不答话,只是默默地将一桌子的盘盏收拾了起来。

“喂,乌龟!”偏着头想了想,赤西抓过和也的手腕,微一使劲,把他带到了自己怀里:“你的精神到是很不错嘛……难道你都不闷吗?”
和也任他箍着,只是微微一笑:“能够和仁住在这里,不被任何人打扰,那就很好,又怎么会闷呢?”

他从小争强好胜,个性极强,此刻却是犀利之气尽去,满脸的温驯淡泊。赤西只觉得心上异样——眼前那张脸虽是从小就看熟了的,却象是忽然有了一段难以言述的距离横埂在了记忆与现实之间。想埋头印上一吻再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敌不过越来越沉重的困乏,只能敷敷衍衍地触了触和也的头发,放手站了起来。
“不行了,乌龟,真的好困……我小睡一会,你千万记得叫我,不然总是这样吃了睡,睡了吃,再过两天估计胖成猪了也说不定!”

“好啦……仁你困了就去睡吧,我记得叫你就是了!”
看着赤西打着呵欠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另一间房,和也的眼角微抽,摁在木桌上的手指,和着连他自己也不明晰的节奏,轻轻地敲了起来。
MORE>>
【2006/05/23 16:13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0) | 引用(1) | page top ▲
杀阵(13—14)
第十三章

世间所有的疗伤圣药并不在少数。
只是对身心俱伤的和也来说,赤西的温柔以对却无疑其中最有效用的。

回到山上的时光不过一月有余,赤西却是凭空学会了很多以前打死也想不到的本领。

比如从最开始连柴米油烟都分不大清楚,到后面能够依着和也的口味在半个时辰内就弄出四菜一汤,所花的时间,也不过就是几日。
再比如从前,对待自己的头发都只是极没耐性地用根簪子随手一挽,现在却是每日在和也起床以后,都要认认真真地把他的长发梳理好,然后用布巾小心翼翼地缠上一个漂亮的髻。

他天性聪慧,又极具灵气,世事对他而言只有“想”或“不想”,却是没有“能”或“不能”这一说的。
此刻既是全部心思都放在和也和身上,那与之相关的种种,琢磨起来自然也是乐此不疲,一日千里。

于是,这短短的一月时光,对赤西也好,对和也也好,都成为了波折横生的前半生中,最为安静祥和,幸福温馨的一段记忆。
MORE>>
【2006/05/23 16:11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杀阵(11—12)
第十一章
舌喉之间,味道微酸,即使嘴唇之上也还余留着片刻之前与赤西亲吻的馥郁香气,却是无法掩阻手越愈加惊怒交集的神情。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小手,你以为呢?”
“素香散?”
“……”
听着手越的声音里已经有了惶意,赤西也不回答,只吃叱声一笑,将头凑了过来。
“小手啊小手,看来你师傅还是很疼你的,这样的东西,你果然是没什么经验……”
脸颊上一阵红又一阵白,眼前赤西那张笑颜依旧俊美动人,可手越只觉得是从未有过的可恶!

他才不过16,7岁左右的年纪,即使天赋聪颖,又是药王唯一的弟子,却哪里会真正尝试过那种东西。想着药书上所载,此类媚药服下,若不及时得解,便要遭遇的那些难奈窘迫的模样,手越羞耻得连指尖也抖了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旁边那人还在不知死活的继续调侃。
MORE>>
【2006/05/23 16:10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杀阵(9—10)
第九章
好……好冷……
现在这个地方……我已经死了吗?

很是费劲把眼睛睁开,拼命把散乱的思绪一点点收起,和也这才慢慢意识到,自己尚在人间。
可是,这是哪里?
几乎没有任何光源可以将周围的环境加以辨别,即使伸出手掌,也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影子。才想出声询问,喉间一甜,竟是又有血气上涌。

是了……想起来了……
因为山下,自己被仁用药迷倒,然后送到小内这里来逼问事情的真相。只是事至最后,即使拼命抗拒,也是没能抵挡住亮内合奏的那一曲。
“仁,你不要讨厌我……我,我喜欢你……”
这种可耻的话,毕竟还是还说出口了。
意识彻底模糊以前,耳边是一片悠长的寂静,一直追问问着他的各种呵斥,片刻之间都没了声息。很羞耻地想看看仁脸上的表情,努力了很久,毕竟还是没有力气把头仰起来。
MORE>>
【2006/05/23 16:06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杀阵(7—8)
第七章
肩膀的地方依旧疼痛,迷药的效用也尚未全然散去。
只是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已是一片明朗的天光——下山的时辰,终究还是错过了。
静静地盯着窗棂怔了很久,和也才慢慢地回过神来。
昨日那一夜,第一次痛哭,第一次失态,第一次在被人欺负的时候会那样伤心……却也是第一次在沉沉睡去以后,漆之中,没有噩梦来袭。
MORE>>
【2006/05/23 16:04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杀阵(4—6)
第四章

接下来的记忆,又是一段模糊的空挡,赤西甚至无法分辨那样的空白是因为太过震惊,还是内心深处对于当时的画面,实在是本能地抗拒着不愿意再去想起。
泷泽与和也之间究竟说了什么他不知道,但是山下,斗真和自己由于违反门规所而需接受的处罚,却是怎么插谐打诨也躲不过去的。
MORE>>
【2006/05/23 16:00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杀阵(序—3)
杀阵

史载,剑师光一,天赋迥异,少而成名。
弱冠之际熔青铜为刃,精光芒动,薄如蝉翼;而立之年铸玄铁重剑,开山辟石,其利断金;待数年之后,一剑倾天下,放眼四海皆是寂寞之色,竟是一敌难寻。

然,江湖之中风云浮涌,难享太平。只为觊觎天下第一剑的秘密,各路暗流在阴山绝壁,对其结阵而杀,虽在利剑之下死伤不下百数,却终将光一逼入死地。
山穷水尽之时,山涧之中天籁掠起,一圆脸少年持琴缓步而出,随手拨来,皆是妙音。
此曲之应天上有。少年从容的神态顷刻之间就化去了眼前浴血撕杀的暴戾之气。一曲《水龙吟》奏响,天高水阔,竟象是隔开了杀阵之外所有的风景。光一的目光和少年对视片刻,渐转柔和,最后还剑入鞘,盘膝坐下,静心聆听。

正史之记至此而止,只因在此之后,无人再见过天下第一剑师以及持琴少年的踪迹。
有人揣测曲终之时,两人依旧难逃一死;也有人言,琴剑相契,剑师一生寂寞得遣,终遇有缘人。两人惺惺相息,弃俗世而去,隐居山林。
真相到底如何,或许只能永远成迷。但让所有人念念不忘的,却是剑师困于杀阵彻悟之后,弃金铁不用,而铸剑三柄。

劈木成片,曰弱水。
削竹成束,曰蚕音。
凝水成冰,曰琉璃。

三柄异剑,成就了天下第一剑师最后的秘密。
——《杀阵》
MORE>>
【2006/05/23 13:47 】 | [赤小龟Drama剧本展]《杀阵》(连载中) | 回复(0) | 引用(0) | page top ▲
| 回本頁最上方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